• 半月独龙,半生呓语(by yanyan)

    2004-05-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85863.html

    (序)我们总是羡慕那些行走者,却不知自己为何要上路……

    或许你已经带着些许激动打点行囊了,那么,在你上路之前,我想冒昧的问上一句:我们为什么要去独龙?
    在仓促准备的空当,上网查了几篇攻略和游记,除了用炫耀的口吻历数其中的困难,就是一些以km和h标注的数字(事实证明,相当一部分数字属于谬误)。对于独龙江的景色、独龙族的人文,我仍然一头雾水。
    于是,在和你同样迷惘的境况下,我去了。

    从北望西藏到南下缅甸,我游历了独龙江乡几乎所有的村庄,和许许多多的当地人喝酒聊天,在希望、警民或是贫义为名的小学里混饭吃混觉睡,在每一处我认为漂亮的风景前按下快门……
    半个月后,我出来了,带着强烈的失望。在一段时间的沉淀后,感觉被慢慢挽救,变成了些许的失望。

    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个词来形容这里的景色,我会选“自然”,或是“原始”。
    一片片的树林,一片片的灌木,一片片的蓝天,一片片的绿水,一片片的雪山,一片片的白云,甚至连雨都是一片片的,这里会让你想到一个被人用滥的词汇——审美疲劳。
    然而,就算从早走到晚,看到的也只是绿色,偶尔会有地方让人触动,但绝不是震撼。

    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个词来形容这里的感觉,我会选“原始”,或是“自然”。
    平均分配、刀耕火种的原始社会形态,一半以上时间不通车马的封闭生活,不遮风不挡雨的茅草屋,甚至是逃避(或是炫耀)都用一种最显而易见的方式——纹面。
    在大理城,我买了一本有关独龙族的书,那里记述了他们曾经有过的梦想。今天,这些梦想已经荡然无存。
    在这个人数少得可怜的少数民族身上,我读不出历史,看不懂现在,想象不到将来。他们没有文字,不好歌舞,信仰的是西方的上帝,生产工具是兄弟民族的发明,长相都和汉人没有任何的区别。
    千百年来延续的靠天吃饭的潜在意识,源源不断的救济和退耕还林粮,生生养出了一个懒惰和不思进取!在现代文明把他们远远抛在后面的同时,他们也正在将自己抛弃。

    也许是我的期望值太高。何尝不是一个圆呢?走的越远,剩下的路就越少。
    我,正在行走的路上,然而,到达的那个地方,是终点,还是起点?
    其实都不重要。怦然心动也好,泪流满面也好,哪怕只有一次,已经足够。
    有么?
    有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