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万里走单骑 寻访黄飞鸿故居

    2006-01-2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854279.html

        本博讯  (记者鲁西西)一个人,一辆单车,四年多来走遍全中国。昨天,被称为“单骑第一人”的辽宁小伙子宁强来到佛山祖庙参观,吸引到许多路人拍照询问,有市民资助了他150元。这是他第四次踏上征途,目的是寻访56个民族,在奥运会前开办展览,宣传中华民族的灿烂文化。

    昨天,记者在佛山图书馆前见到被路人重重围观的宁强。他头戴单车帽,一身风尘仆仆的骑行装束,车头车尾挂着塞得满满的五个旅行包,最引人注目的是插在车尾的一面已经褪色的红旗,写着“2002-2008,寻遍天下,远征中国行”。安装在车头的里程表显示,他此行已骑了10630公里。市民徐先生称被他毅力感动了,为他拍照之余还给了100元钱,让其买几筒胶卷。崔女士也掏出50元塞给他,并告诉女儿“这是英雄人物”。

    宁强告诉记者,他是辽宁盖州市人,在2002年6月第一次单人单骑从大连穿越至西藏,环游了大半个中国。去年10月12日,他又从大连出发,先到东北,再南下沿海走华东、福州来到广东。他说,沿途很多地方他都走过了,这次的目的是探寻56个民族的历史文化,将收集来的民族服装在大连办展览,有少数民族或者历史底蕴的地方才会停留。在东北,他拜访了赫哲、鄂伦春、朝鲜等7个少数民族;在南京,为其历史文化所倾倒。“佛山是武术世家的故乡啊,黄飞鸿、李小龙。全广东省我就在佛山停两天,深圳路过没有停。”

    昨天,宁强在记者陪同下参观了石头村的霍氏宗祠、佛山祖庙和黄飞鸿纪念馆,对美轮美奂的雕塑赞不绝口,连声说“了不起,不看不知道,回去要好好宣传佛山文化”。宁强原以为石头村霍氏是武术名家霍元甲的后代,后来才得知搞错了。但他非常感激石头村村民的热情招待,连吃了三大碗米饭,两个大莲蓉包。今天他还要到祖庙看完舞狮表演再离开。

     

    我的车就是一个家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为什么会想到骑单车游中国呢?

    宁强(以下简称“宁”):骑车能了解到的文化很多,跟坐车不一样,我能看到一般游客看不到的东西。达到我这种境界的人很少,等你年纪大点就知道了。

    记:你也很年轻嘛,今年几岁?

    宁:26。我虽然年纪不大,但我经历过的事情比这里的人都多。我平时都喜欢戴太阳眼镜,把眼角的皱纹都挡起来,看起来不那么沧桑。我平时也不穿这身服装,太显眼了,今天想在祖庙拍照留念才穿好一点。但你看我这裤子很脏,已经很多天没洗了(笑)。

    记:一路上很辛苦吧?没想过要放弃吗?

    宁:信念是最重要的。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我上中央电视台也这么问。我觉得嘛,人活着要有种梦想,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生活很平凡,要作出不平凡的事情来。我不是第一个骑车远征的人,但我是第一个拿到很多荣誉的人。俱乐部那些人是玩玩而已,不可能像我一样走几年,我有我的目的,我的理想。

    记:你走过这么多地方,最辛苦的是哪段?

    宁:就是在西藏,自然条件太艰苦了,我就一个人,没有人跟我说话,我只能看着雪山。辛苦的都过去了,以后的路对我来说很轻松。不过其实,我觉得城市最危险,危险的是人,动物只要你不伤害它的话它也不会攻击你。我对人是带着戒心的,对你们都会。尤其你是记者,我说话不能交底的。我不希望别人了解我太多东西。走万里路,看身边人,走万里路,知天下事。我的眼睛会判断,一看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但是我什么都没有,没有钱,也不怕别人抢。穷光蛋是最安全,最快乐的。

    记:你的包里面都放些什么?

    宁:帐篷,睡袋,防潮垫,干粮,各地收集来的资料。我一般都搭帐篷睡郊外,吃干粮。城市里住宿太贵了我住不起。在公园里、大桥底搭帐篷,也经常给人赶。我的车就是一个家。这几个包有110斤重,我的车是没有脚架的,太重,脚架也支不住。

    记: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吗?

    宁:最大的希望是有一部好点的数码相机,最好是有DV。我走过这么多地方,很多精彩的没办法记录下来。去年在广西被人抢了一部几千块钱的相机,现在只能用一部几百块的傻瓜机,拍的照片质量很差,很可惜。以前我边走边打工挣钱,但这次要赶在北京奥运前完成,时间太紧了。我联系过一些企业和数码店,愿意帮他们卖广告来挣路费,他们都怕我完不成,不愿意。

    记:完成这次计划以后有什么打算?

    宁:要好好休息几年,过正常人的生活。我太累了,是心累。我在全国各地认识很多很好的朋友,但那些都是虚的。我需要些实在点的幸福。我还是单身,没有工作,没有钱,什么都没有。

    报料人 吴先生 霍先生

    2006.1.19社会版

    其他对话

    -你为什么一个人骑?不觉得很孤单吗?
    -那你为什么一个人出门?我问你你还问我啊?你以后不要一个人出门了。
    -为什么啊?你不也是吗?
    -那不一样,我是男的,你是女的。
    -男的跟女的有什么不一样?
    -就是不一样。
    -你每天骑车都有详细的计划吗?能给我看看吗?
    -你干嘛问那么多细节啊?不能说的,说了会给人借鉴。
    -回去以后有什么打算?还有下一次的骑行计划吗?
    -你别问这么狠的问题行不行?你又不是我什么人,这是我私人生活。
        关于印象。他在日记里写道,在中山看到n多站街女郎,20多个,都是十几岁的学生,“没想到孙中山先生的故乡,一个历史名城会给我这个印象”。在广州打算睡桥底,给保安赶,都知道广州乱,没想到广州的保安更乱。他叮嘱我不要写,免得影响其他城市的形象。一个匆匆过客对一个地方的所有印象,由ta在短时间内接触到的有限的人和事来决定,片面但无可厚非。
        关于戒心。宁强的戒心很重,他多次明白地跟我说,“我不告诉你,等你明天报纸出来了我再跟你谈。”出门在外的人戒心都很重吗?未必。尽管有过少数几次不愉快的经历,我仍然是离开城市,便习惯性地把包背在后面,跟陌生人拉家常,随便推开一个老乡家的门住下吃饭,跟司机去闻所未闻的地方。但我总怀疑是不是自己太幸运,没有遇上真正的坏人,所以每一次总能有惊无险地安全完好地回家。回想起来,小心一点,很多苦头是可以避免的,怪自己太习惯性地不经大脑。学会小心谨慎,保护自己,但不多疑。话说回来,在城市(大陆的大部分城市,HK、MC除外,东北也可幸免)没有戒心是很容易死掉的。
        第二天拿报纸给宁强,陪他在祖庙看了一会儿舞狮。我赶着回单位干活,他倒很不舍,说好不容易遇上一个好导游。戒心这会儿没有了么?兴许只是因为孤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