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色黔东南(2)宰荡

    2006-01-1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825784.html

        其实每次回来之前,都很想写游记,对我来说也不是难事。但跟几个朋友重复讲同样的故事后,又很多事情忙,就慢慢放下了。再后来,甚至也不想说,就放心里自己回味。能听我讲故事的人,其实你们很幸运,不是每个人我都愿意告诉ta的:)

        每次开头的游记,90%没写完。写给自己看的,也许寥寥数语,想起就说,语焉不详。但这次,是写给你们看的。让我决定在退烧后负重徒步进宰荡的,是ardis的一条短信,“去宰荡吧,回来告诉我们那里是怎么样的。”宰荡,是一个我无法淡忘埋没在记忆里的地方。

        而且从现实的角度考虑,我希望更多的人去那里看看,即使只给十块钱的食宿费。我希望去的人越来越多,政府出于发展旅游的目的早日修好进宰荡的路。宰荡是我此行彻底不通车的地方,有些山路只能一人通过,摩托车和马都走不了,因此也是最穷困的。大米、青菜、木炭、猪肉、柑,其他村子的主要经济来源,这里却都运不出去。

        通车了这里会好很多。吴国英说,可是我们也没有钱坐车出去。车费才几块钱。

    2006.1.1

    (1)

        吴国英拉着我的手,带我去看水库,看鼓楼,拉我回家吃饭,让我住一晚再走。不忍心拒绝。

        妈妈煮饭时,她一直问,你饿了吗?我说不饿,最后终于忍不住,说饿了,因为前一天吐得一干二净,两天内只吃了几口饭。她就端出菜跟我先吃。第一筷夹了肥猪肉,她低声惊叫:“那是肥猪肉!”“我知道啊,怎么?”“我以为你不喜欢吃肥猪肉呢。”腌鱼实在太辣,也太难吃,我一直吃青菜,吃几片肥猪肉。

        她又问,你是不是吃不惯,我让妈妈去买鸡蛋给你吃。否认了几次,终于扛不住。鸡蛋买回来,煎得好松软好香,一家人都低头吃青菜,没有人碰。我给他们夹,都说不要不要,你吃就好。坚持夹了几块,都放在碗里不动,直到饭都吃完才小心翼翼吃掉。现在想起来,觉得好难过。走的时候,把所有零钱都掏给她,掏来掏去,没什么能送她。“钱给你妈妈,铅笔给你弟弟,这瓶东西,冬天你用来抹手上脸上,香香的。”“这怎么好意思呢。”硬塞给她。还问,这些都是给我的吗?

        吴国英跟我说得最多的话,是“我们家太穷了”,不是想暗示什么,只是因为穷,生怕怠慢了客人。她家没有电视,没有电话,吃饭时电灯熄灭了几次,陷入彻底的黑暗。

        推门进她家,没有开灯,昏暗中看见坐在火盆边的爷爷,一只很瘦很小的猫躺在旁边,刹那间觉得时间在这里是静止的。吴国英说,它想它妈妈,它不吃东西,快要死了。

    (2)

        晚上到教室去听孩子们唱歌。都是女孩子,男孩子们在外面打闹,伸脑袋在窗口看,见我举起相机就缩头。

        好小的一间教室,全村的一到三年级的孩子都在这儿上。搬凳子坐成半圆,每人手里拿一个手电筒,每天晚上吃完饭就来唱歌,学侗戏。这天晚上老师没来,她们唱了一首又一首。我坐在旁边,耳膜鼓荡着,那份震撼无以言表。听不懂歌词,我也不会唱。后来她们拉起我的手跳“踩堂歌”。这是最简单的歌,逆时针转圈,摆手,咿呀咿呀地重复。我张嘴,却觉得自己唱得好难听。置身歌海,就我一个不会唱,我多羡慕她们!

        她们唱完一首,商量几句,又唱一首。我问,累吗?笑着说,挺累的,然而气也不喘,又接着唱。每个人脸上都是陶醉又快乐的表情。

        大人们不唱吗?

        他们不唱,他们看电视。

        你不看吗?

        我不喜欢看电视,我太喜欢唱歌了。

        如果有一天你不能唱歌了,你会难过吗?

        我会很难过很难过的。

        我怎么能问这么残忍的问题?有股资助她上音乐学校的冲动。即使不带偏爱地看,她条件也不错,长得好看,嗓子好,爱唱歌。可是我担心,一旦改变她的命运,会不会伤害到她?

    (3)

        唱累了,演自己编的小品。很简单的剧情,一个孩子演老板娘,其他演买东西的。演了几次,小姑娘们叽叽喳喳地说一会,听不懂。吴国英翻译,他们问你,“我想买一支钢笔”怎么说。

        找到一粒比指甲还短的粉笔头,在黑板上写几个单词,再换了两粒。写完,指着念。我没有回头,背后响起一片参差的读书声。那声浪对我的冲击竟比歌声更猛烈。那一刹那,我看着眼前的黑板,猛然生出要留下来教他们的念头。我从来不是个理想主义者,这是唯一一次动情。

        在这种地方,想拍一部不动声色的煽情纪录片很容易。不明白为什么好的纪录片这么少,也许他们都不愿意徒步进来吧。如果有一天我要拍,就是为了想更多人来帮助他们。但如果这个地方不再纯朴,我会痛恨自己吗?

    分享到:

    评论

  • 有空常来
  • 看到宰荡的照片就让我想起了2005年的春节.在他同一个地方,还是那个小小的广场,你拍得那天没有下雨,我去的那天大雨刚结束,四五个孩子在玩一个红色的气球.让我想起无忧无虑的童年.再也回不去的时光...不能贴图,真遗憾.博主,我是成都的同仁,也很喜欢旅游.很想结识你.不知道有什么其他联系方式.可以email给我.
  • 你是小古他妹吧,欢迎常来:)
  • 从我哥那连接爬过来
    看了心很疼
    LUXX,我见过你的
    在甘南
  • //抱抱,在路上时很想念你
  • 看得百味交陈,余下一道苦涩。想抱抱你,抱抱那些孩子。
  • 少安毋躁:)
  • 想看更多的,想听更多的。
  • 突然想到永固的孩子…………
  • 不是因为变的富有而不再淳朴,而是富裕之后没有信仰而变的不淳朴。

    再往前走一下,走到大利去的话,你会更喜欢大利的。
  • 淳朴,淳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