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阳朔游记·前言

    2004-05-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74350.html

    (一个多月之前写的,还差两篇没写,而且是比较长的两篇,后来放下了就一直放到现在……先贴着吧,这个前言比较无聊且私人,哈哈)

    2004.3.25 K36广州-柳州(19:06-8:30) 雨

        背着大包撑着伞坚定地迈步向前,恶劣的天气却让我犹豫,怀疑着自己的决定,地点和时机。虽说烟雨漓江是最美也最可遇不可求,但雨大了就剩朦胧一片,还有骑车、徒步、漂流,爬梯田,一切都会因雨水和泥泞而变得格外麻烦,甚至要取消。
        只是,之前一连串预想到和预想不到的,既定的和措手不及的,压得我透不过气来,天气因素也是加之其上的阻力,但不能打消我的念头,只能激起我的斗志,横下心不顾一切,一个人也要去阳朔了。很不理智吧,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来看游记做攻略,精密计划准备妥当,到最后竟以一种负气的心情出发,让我想起两年前的凤凰,凤兮,凤兮!
        站台上扑面而来的煤焦味是我熟悉的,对我来说,那是东北的味道。一踏上东北的土地,呼吸到的第一口空气,就是清冷寒气中的煤焦味,现在“重温”,已经是条件反射了。东北,总让我在各种细节中意外地忆起,于是才意识到她对我的意义、在我心目中的份量——原来,和想一个人没什么两样——其实,不过是怀念一种心情,一段时光,于是也就释然。
        只是,我将看到的,是烟雨漓江,还是如大雪后的松花湖,一片茫茫都不见呢?
        偶尔想到Quantum那个家伙,不知他在那个远方的春雨中独立还是卿卿我我了?在火车上听着“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多少人愿意等待”,真想问问他,“让我们重新开始”是否百试不爽,那个女孩的“死心”还能不能挽回。

                                                           信笔写于火车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