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活着的贝多芬”潘德列斯基交响音乐会

    2004-05-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62707.html

       曲目:潘德列茨基的《小提琴协奏曲》
             德沃夏克的《G大调第八交响曲》
       指挥:潘德列茨基
       小提琴独奏:金志妍(韩)  
     
    潘德列斯基 《第二小提琴协奏曲“蜕变”》
     
      这是一部非常“红”的作品,因为这是为炙手可热的小提琴家穆特“度身订做”的, 它随着穆特在艺术上的成熟而名闻遐迩,又为穆特的光辉业绩锦上添花,演奏者与作品相得益彰。
     
      这部作品取材于一个希腊神话:希波吕托斯和继母之间的爱情。可以说是一个年青人的内省和独白。独奏小提琴代表了这个内心充满激烈斗争的年青人,独奏部分既有如歌的抒情旋律,又有狂野、躁动的炫技部分,更有深刻情感内容的展示。乐评人认为金志妍银铃般、充满木味的音色、细腻而有力量的音乐感觉非常适合表达这种独白、内省式的感情。
     
    德沃夏克 《第八交响曲》
     
      在德沃夏克所有交响曲中,这一部的内容同他个人牵涉最多,也最独特。这是作者在乡间别墅写成的。它所反映的完全是平静的心境以及欢乐与自傲的感觉,同作者的特定心境和体验息息相关。听赏这样一部作品,仿佛可以分享作者在同大自然的交往中所获得的新鲜、明朗而愉悦的感受似的。整部作品饱含对祖国大地及其人民和艺术的热爱之情,就象是从波希米亚的原野和捷克民间直接产生出来似的。

    -----------------------------------------------------------------------

    转载:今晚的音乐会在北京

    上半场是彭德烈茨基1995年创作的第二小提琴协奏曲,题献给穆特,这次是全球巡演曲目。单乐章,比较传统的形式,彭  雷茨基70年代以后越来越回归传统的创作道路,不像广岛受难者的挽歌那么先锋了。

    这次的节目单,乐曲介绍都是出自中央音乐学院人的手笔,不过还是有些地方。。。说是第二小提琴协奏曲的核心动机是一个半音下行,过一会又说是半音上行。。。然后又过了一会,几次说到这个核心动机的逆行,半音上行的逆行确实是半音下行哦。。。 

    不过这个核心动机还是很明显的,第二小提琴协奏曲有一个标题,变形,metamorphosen,这个动机的种种变形大概就是意义之一吧。

        德雷茨基的配器实在是很奇妙,对于乐器特性,以及和弦色的把握非常精妙,可以听到乐队深处传来的叹息一般的声音在各个声部间回荡,犹如空谷回音一般悠远,也有铜管粗暴的怒吼打断温柔缠绵,还有逐渐笼罩得密不透风的乐队中挣扎的钢片琴三角铁还有管钟的声音,宛如微微闪亮的萤火虫,在黑夜的死寂到来时,在暴风雨来临前,给人以希望。最奇妙的是有一段弦乐队细分到几十个声部,其实就是每一件弦乐器独立,轮流奏响类似的动机,犹如山墙上的蔓藤,蜿蜒曲折又互相缠绕,不仅仅吸引耳朵,眼睛也不由得追随着声响,寻找着,跟踪着,找寻着一些若有若无的东西。其实所谓和弦的色彩,实在是微妙难以言说的东西,是不可见的色彩,那些转变,如同林间斑驳的光影,令人向往,似乎伸手可及却又难以捉摸。  

    华彩到来之前,小提琴的弦断了,美女去换了弦,继续,乐队的齐奏爆炸之后,华彩来了,眼花缭乱的技巧,其中的核心动机仍然在变形,突然感到一阵阵的悲哀,那些颤音,双音,大跳背后,分明是一个孤独的灵魂,独自在春日,百花丛中无助的哭泣,周围的繁华并不能改变内心的样子,我们总是在按照一些固有的规则在变形。最后的段落浸满了忧郁和悲凉,有过扭曲到滑稽的短暂瞬间,一下子就消失了,也许悲伤才会更深的打下烙印吧。孤独,忧郁,悲哀,这一切凝聚在最后一个长长的持续音里面,结束。 

    我没有喊bravo,虽然很喜欢,但是这些感觉始终卡在嗓子里,像塞子,喊不出来。  

    加演了巴赫,似乎,旋律处理非常漂亮,柔美动人,节奏和重音显得卓尔不群,但是始终觉得那不像是巴赫无伴奏,更像是什么浪漫的情歌。喜欢喜欢喜欢!

       下半场是德沃夏克的第八交响曲。德沃夏克在我看来,是很“男人”的作曲家,清新而有力,为自然尽情地欢唱,永远不会缺少阳刚激越,我把他和亨德尔,中期的贝多芬放在一起,他们是我的英雄,是我心灵疲惫时的榜样,而不是安慰我的勃拉姆斯的低语。

      第八交响曲很久没有听了,以前听得也很少。第一乐章的引子由大提琴奏出,深沉有如浓烈的酒香,主题则明亮如同阳光,如同乡间绿色的田野,红色的屋顶,一切都在阳光下闪亮。第二乐章平静的开始,无数岁月共同的问题被平静地提起,人生世代如落叶纷飞,而乐队激动起来如同一股洪流,把零散的碎片汇聚到一起,我们都是其中的一员,我们的命运只有在和那音符构成的时间之河一同流动的时候才具有了意义,我们不再是无目的地随即运动的粒子,我们因为和其他人的联系而变成一个人,一个向前的人。第三乐章是优雅的小快板。优雅,大概就是增一分太长减一分太短,这种平衡本身就是脆弱的,可是那种美妙却那么坚强,那么热烈的欢呼。乐曲介绍上说,“我们都是风雨中独行的旅人,从不同的地方来,却要向同一个地方走去”,把这旋律理解为悲剧性的舞者,可是那舞蹈当中,分明是欢呼,尽管孤独,但是还要欢呼孤独的生命,欢呼生命还可以舞蹈。第四乐章,嘹亮的小号好像突然出现在远处的光芒,乐队迈着坚定的步伐,彭  雷茨基似乎也很激动,这一乐章显得非常的火爆。乐队像走在一条洒满阳光的道路上,有一刻齐奏当中已经听不出某一件乐器某一个音符,全部混在一起,那分明是走在路上的人们爆发出的笑声,因为脚下的路而笑,因为路边的花而笑,因为天边的云而笑,因为阳光因为雨水因为花园因为自然的奇迹因为世界的美好。我等待着,等待着这笑声再一次响起,终于在再现部再一次出现,爽朗的大笑。也许这才是值得大喊bravo的东西。

    -----------------------------------------------------------------------
        别人都写到这份上了,我还有什么可说的,真是郁闷。何况我当天的神智都不知道有几分清醒了,能坚持听完没提早离开也没打呼噜就很厉害了,何况听完以后粒米未尽又去了美术馆,自虐狂.......

        零星的印象:very powerful, very strong, very man! 潘德列斯基是这样,金美眉的演奏也是这样。尤其是后者,长发披肩,吊带裙子细高跟鞋,一个苗条年轻漂亮时髦的mm,琴声竟然这么有爆发力,强健、坚定、大气、穿透力很强,阿大米若to earth.....

        不过,如ica所言,我的taste通常跟别人不同,大家都叫好的曲子,我听得很不耐烦,在极其疲惫困乏的时候听这种曲子,真是郁闷到要爆!我的内省绝不会这么激烈,会挣扎,会confuse,会矛盾,会犹豫,会反省,会忧郁,但绝对不会强烈得如12级台风一般,尤其是涉及感情问题时.....狂野躁动如此,我觉得这个故事的主角并不是希腊神话中的俊美男子,而是脾气狂暴的虬髯莽夫....forgive me~~~~

        至于德沃夏克的作品,长笛独奏的段落非常好听,马上让我觉得自己是在阳朔的田埂上骑车,春风拂面~~不过整体来说,这并不是温柔旖旎的田园牧歌,还是很阳刚的作品,我还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源氏物语 2004-05-02
    边走边爱 2004-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