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罗·艾蒙·戴维斯长笛独奏音乐会

    2004-04-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46080.html

    曲目:
    Faure         Fantasie
    Caplet        Reverie and Petite Valse
    Rabboni       Sonatas#12,#8,#7
    Poulenc       Sonata
    Handel        Sonata in F Major
    Hue           Fantaisie
    Ridout        The Emperor and the Bird of Paradise
    Chaminade     Concertino

        演奏者的头衔很大:伦敦交响乐团长笛首席,1978年已成名,我就冲这个掏钱了。这次是我第一次进室内乐厅,头等票,坐在第四排,非常近,演奏家的呼吸都听得很清楚...

        也许是太近了,也许听惯了庞大的交响乐队,也许是太多烦心的事情,开始很长一段时间我都静不下来,也对长笛的音乐颇为失望,觉得有点单薄,不够华丽又不够空灵悠扬。演奏家身穿燕尾服,身体随旋律而动,曲风倒是很年轻的,但广交的长笛手跟他水平差距在哪,我实在听不出,甚至上次听的一段长笛独奏我更喜欢-_-~~

        慢慢听了几首之后,到了Robboni的几首Sonatas才有点感觉。亨德尔我对他的水上音乐印象特别深刻,听到这首奏鸣曲也一厢情愿地想象为水上焰火争艳,众人在岸上设筵围观的宫廷景象了。

        Ridout是戴维斯的朋友,作了《国王与天鸟》,另有人填了词,讲述一个深林古堡里的国王,囚禁着一只美丽却跟他一样寂寞、茶饭不思的鸟,有一天天鸟听到了美妙的笛声,竟然开始吃东西,国王便把森林里的乐手找来,乐手竟变成一只苍鹰把天鸟带走了,而国王始而愤怒,后来吹起笛子,不知不觉间吹出了那首美丽的曲子,开始快乐起来。演奏和朗诵相间进行,因此像狼叫、鸟叫、愤怒、苍老、悲哀等等情绪或模拟很容易明白。只是觉得,长笛摹仿狼叫,未免温柔了一点-_-~~乐手吹奏的曲子是很轻快的,而我觉得能从远处传来让幽闭在山顶的天鸟听到,应该比较悠扬和缓才容易听到...

        最后一首曲子最好听,果然是压轴曲目。总的来说,没有特别让我沉醉的片断,长笛没有我想象中的美丽,总觉得活泼有余,不够行云流水,也许是曲目的关系,不过高音轻快而不轻佻,低音温柔而不呆板,想象林中的泉水边,一位仙子沐浴在月色下,微风拂面,那景象还是不错的~

        最近看源氏物语,很多描写奏乐的片断,虽然觉得紫式部的文笔麻麻,不能像白居易写出乐声之美,但单凭想象,那些和琴、七弦琴、古筝、琵琶的合奏或独奏,应该都是美妙绝伦而且极其风雅的,正适合在朦胧的春夜奏起。今晚没有得到这种美感,因此更期待竖琴的春江花月夜了,也更担心会失望!

        从星海出来,两岸蓝色霓虹映着水色,虽不耀眼但分明有都市的气息,耳边还回响着笛声,仿佛一下子跨过了几个世纪。广州大桥的黄色灯火流丽,更加高调,不记得多久没这样看过珠江夜景了。一路走着还是烦恼不已,竟走到了北门才醒觉走过了头。我现在这样的心情,来听一场1min=¥1yuan的音乐会,真是浪费啊。我在一个不知名的小乡村,闻着牛屎的味道,能忘记时间忘记一切,而什么高雅音乐,都不能让我彻底投入,这个对比,能否让我知道自己最喜欢什么,最想要什么,最需要什么,然后知道舍弃一些,轻装上路?

    分享到:

    评论

  • 真系小资哦……
    回复redrain说:
    近排穷到窿_-_~~~~~
    2004-04-24 18:0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