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舒伯特,马勒交响音乐会

    2004-04-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43214.html

    指挥:伊凡·迪尔·布拉多 (古)
    主要曲目:舒伯特 D大调第三交响曲, 作品200号
              马 勒 升C小调第五交响曲

        在星海只听过一次音乐会,似乎是威尔第。听过一次帕尔曼的彩排,今天是第二次,心怯怯。

        懵懵懂懂地不知道听了些什么,只能说比较喜欢舒伯特的作品,承受不了马勒的强度。只有在舒缓的时候,闭上眼睛,听着提琴平和的长音,轻轻地低低地好像无风时候的海浪,深远广袤,一旦激越起来,众多乐器一起发着短促的强音,我便觉得自己的神经很脆弱,经受不住,圆号的嘹亮也不能让我振奋起来//shame & sigh

        指挥很有power,不过也经常让乐队don't rush。竖琴的声音,有时候被盖住了,有时候又零零丁丁地融不进去,感觉怪怪的。over             

    -----------------------------------------------------------------------

        第五交响曲,作于1901-1902年,马勒回到纯器乐的形式上,从那个无任何配器的沉重的管乐曲调开始,向听者展开了一个纷繁的世界,夹杂着人世间几乎所有的感情。

        第五交响曲从葬礼进行曲开始,著名音乐评论家劳伦斯·吉尔曼对这个乐章的解读是:“就行是令人心碎的失去理智的忧愁,一发而不可收拾,在低音提琴和大管的持续低音之上,小号尖厉的音响表现天昏地暗般的悲伤。与弦乐半音进行的哀泣互为呼应,这一段音乐描写绝望之情,汹涌奔腾,前人的音乐中未有可与伦比者。”虽然整部作品还是没有逃出宿命的悲观,但是相对来说这部作品是他所有作品中最为宁静和唯美,作品中蕴涵了巴赫式的深邃,充满对未来的憧憬。其中第四乐章“小柔板”是他最美的篇章了,表达了对妻子阿尔玛的爱情和负疚之情。  

                                           ——引自星海宣传单张《约会马勒》

    -----------------------------------------------------------------------

    发信人: brendel (mozart), 信区: ClassicMusic
    标  题: Re: 听完马勒回来
    发信站: 逸仙时空 Yat-sen Channel (Sun Apr  4 07:01:12 2004), 转信

    前两个乐章还不错吧
    第五乐章的时候广交太累了,乐章开始的时候某观众掉了什么东西,
    广交的大提琴首席分了心去看,结果乱了一点,但很快调整过来了,
    到后面某些女乐手已经有气无力(特别是小提琴副首席,团长的老婆)
    但最后高潮还是很爆棚啊
    这是我觉得和唱片分别最大的一场音乐会了。
    广交的铜管就是俄罗斯式的粗暴,不是西欧乐团的细腻圆润
    不知道是否这个原因,柴五是广交的repertoire之一               

    -----------------------------------------------------------------------

    发信人: bomb (勇敢的心), 信区: ClassicMusic
    标  题: Re: 听完马勒回来
    发信站: 逸仙时空 Yat-sen Channel (Sun Apr  4 03:49:32 2004), 转信

     中国的乐团的管乐水平好像一直都被人PK.有人这样评论国交:如果不冒泡就很不错了.虽然好像很过分,但是好像也反应了乐迷对他们的失望.

    我本人没有什么音乐细胞,但是也好几次听到过广交的管乐在音乐会上面走音.记得有一次很明显的就是演罗马狂欢节序曲的时候,记得好像是乐季结束的音乐会吧,圆号.

    可能是中国的音乐教育太差了.特别是管乐.最难控制的圆号和小号首席都是外国人.还有长笛首席是日本人.她的水平真的不怎么样,口风巨大,上次我坐在二楼都很明显地感觉到.可能那个人有点关系吧,不然怎么可以留在乐团当首席.

    没有对比地时候我觉得广交做到那样已经不容易了.但是有一次音乐会让我改变了看法.我在这里听学校交响乐团演出,他们没有专业的演奏专业,只有音乐理论专业的.但是他们的管乐水平实在好.长笛音色很好.其中有一首是黑管的协奏,水平也是很高.我觉得他们的水平真的可以让国内一些首席惭愧一下.

    最impressive的一次是听海丁克指挥royal concertgebouw orchestra的mozart piano concerto, d minor,应该是第20吧,那些小号一出声的时候我心里不禁说:天啊,这真的是小号吗?简直和和整个乐团的音色天衣无缝地融在一起,一点都没有破坏那种和谐的感觉.后来演bruckner no9的时候他们又告诉了我什么是辉煌.   

    还有,如果每次音乐会大家都坐在差不多位置的朋友可以尝试一下换换位置.感觉真的很不一样.记得上次听贝多芬的皇帝的时候坐在第一排最中间(那个位置很便宜),和指挥大概一米,和钢琴1米半,第一次感觉到了各种乐器清晰的位置感.还经常可以和那些演奏者对望,^_^.但是缺点就是只听到50%的管乐和看不见指挥.但是感觉特别满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