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度中,黑雨,十字街头

    2005-07-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322889.html

     

       龚刚,当年那位年轻,帅气又带着些许痞气,很符合我对北大才子的想象的老师,在讲堂上高谈阔论,纵横开阖,有一句话让我铭记至今:“如果你失恋了,就去实习吧,你会发现那根本算不了什么。”那时候,我正在实习,不久后,我失恋了。

        直到现在,每次我走上报社前那座天桥,长长的天桥脚四向延伸,名门大厦的玻璃幕墙反射着刺眼的阳光,当年实习的光景还历历在目,时不时还会忆起某个大雨倾盆污水漫街的下午,某个听录音的通宵,某个躲在洗澡房压抑着啜泣泪流满面的夜晚。我自虐般地在烈日和暴雨下跑了四个月,自嘲为像我那盆几度枯萎又发芽开花的无名植物一样生命力强悍。然而现在看来,那也根本算不了什么。实习,失恋,找工,都不过是人生必经阶段,迫使我们迅速长大。广州的夏天一年比一年阳狠毒辣,广州的交通一天比一天狗屁不通,The worst is yet to come,我们要忍耐和承受的注定越来越多。

        为什么我还在忍耐,为什么我还不离开?那天桥拆了又建,看上去跟原来也没什么两样,广州大道的塞车更胜往昔。跨过一道道必经的槛,向左转向右转,最后结果是不是还一样?我的生活有变得更好吗,我的未来会变得更好吗?有人的路目标明确,怎样兜转都勇往直前,我的路小径分叉大雾笼罩只看得见脚下,想要依由种种偶然来选其中一条,让命运把我带到未知的新世界去,却难免会害怕。企业or媒体,深圳or广州,我以为我选定这条路走远了,却原来还是回到原地,一次又一次面临同样的选择。一时担心以后再没可选的路口,一时又不想再选,固执地想一条道走到黑,即使它令人生厌,了无新意。一切迷惘源自有选择的权利,一切恐惧源自前方的未知,一切焦躁源自岔路后还是岔路,总看不见出口——如果不可选,那就听命吗?

          谜底很快就会揭开。虽然还有更多的谜。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遗失声明 2005-07-21

    评论

  • 写得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