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364-646到龙口花苑

    2005-07-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298082.html

        转眼间我也毕业了,搬出中大了,1999.8.31-2005.7.2。朋友们又在写毕业一周年两周年回顾,我在我的新家,看着多到吓坏搬家公司的五个红白蓝大胶袋,三个旅行包,十一个纸箱,一个大皮箱,回想过去六年,茫然不知从何说起。

        当年曾经用几个词来概括本科四年:学习,上网,电影,实习,长大。那么我的研究生两年就是:学习,旅游,工作。研一大概是我六年中最充实的一年,读书写论文做兼职看电影看展览听音乐去旅游,没有喘息的瞬间,而研二似乎始终在等待中度过,等待offer,等待毕业,等待上班,很多事情总以为很遥远漫长,然而真正到来的时候也不过是一瞬间,忽悠一下就过去了,好像生活也没发生什么改变。

        搬家时没有忘记把308的两张大合照从贴了两年的墙上撕下,收好,正如本科搬家时把门口的30803合照撕下一样。这两张合照,是我们各自穿着自己最喜欢的衣服拍的,花枝招展,笑容灿烂,贴在一进门打照面的地方,每个人见到都赞不绝口,这次毕业,已经无法重演当年的光景。看照片上的如花笑靥,最高的这个在北京,每年广交会都会回来找我们,老说发了达要把银记的师傅请回家,而她现在也许就是全宿舍最米的一个;五官很精致的这个在悉尼读市场营销,很要强很聪明的mm,一步一步走向她的目标,不知道哪天能回来;眼睛很大的这个在gztv,痛恨当巡城马的她,却偏偏做了记者,时不时在电视上见到,本人却难得一见;皮肤白嫩的这个,从入学便是全校风云人物,多才多艺,追求者数不胜数,今后又将是我们的上级;穿旗袍的这个,跟我有着共同的职业理想,我们互相诉苦,互相鼓励,终于一起拿到梦寐以求的offer,而我们的生活理想却大不一样。

        两年后,六年后,我们会在哪里呢?三年前的一次实习,就决定了我三年间的目标,和今后至少三年内的工作。跟谁的偶遇和擦身而过,又将决定我今后的生活呢?还记得大一下学期,考完最后一科,我们在宿舍里玩纸牌,占卜结婚年龄,sisipy36岁,她微微一笑,不予置评;bibi33岁,她大呼小叫地嫌晚,再算一次得到25岁才罢休,还有几个月就到了噢,可分明还享受着单身的快乐;我25岁,同样大呼小叫地嫌早。谁是第一个步入礼堂的人?傻人有傻福的ameng,和sisipy、bibi都有可能噢,另外三个,是不会玩闪电结婚的。

        现在闲谈的话题都非常实际了,不外乎结婚生子、供楼、赚钱花钱,理想是个什么东西?然而未来要走怎样的路,我还是没有定论。虽然说自己是非典型蟹子,虽然受过姨妈的女性主义洗礼,虽然在事业上有许多憧憬,还是怀疑自己有贤妻良母倾向。也许两者不矛盾的吧?只是想要兼得的话,就要付出更多。而我不安分的心和眼,跟总是很容易累很想歇息的脚,更不知道要怎么平衡。

        搬家后去看家具,千挑万选,还是定了第一眼看中的那套草绿色床和衣柜,即使要等上一个月。那间店叫“我最喜爱”,顾客定位在青少年,家具颜色特别鲜嫩,再去看定位在高级白领的简美,乃至成熟家庭的联邦,发现自己还很young:)虽然房间狭小得要精确计算每厘米的尺寸,虽然家具都贵得咋舌,但能把心爱的家具搬回家,按照自己的心意布置,那种幸福是莫可名状的。不知道哪一天,会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用心意和幸福填满它?布语空间有一套七星瓢虫的四件套,跟我的床很衬,可是好贵啊……

        cata说要善待自己,我也把要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列了一个长长的list,结果生日还没到,那些礼物不是给我出于经济和实用的原则cancel掉,就是已经售罄。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我收过的礼物还是不少的,虽然不一定是生日礼物:基伯的石膏美女,fatpig gg的音乐盒,nikki的巨幅拼图,珊的手套、李泽厚和宜家杯垫,lily的眼影,麦丽、珊、荻、france都送过的围巾,bibi和ayan的小风铃,bibi的润唇哲理,ayan的相架,huige的反弹琵琶“伎乐天”和王国维,key的耳环和小王子,ica的藏刀,大香的耳环,bon的赫本海报(拖欠中),还有一欢的无数张明信片……(数漏的提醒我,不要骂我啊)今年又将有怎样的生日和礼物等着我呢?

        无论如何,未来还是值得期待的,在等待的过程中,不要忘记付出。


    发信人: luxx (当时的月亮)
    标  题: 好不舍得中大啊 ~><~
    (Sat Jul  2 00:15:23 2005)

    从黄山回来就一直忙到现在,例行公事,各种手续,没有时间伤感
    直到今天,意识到所有事情都是最后一次了
    最后一次走过下渡小巷,最后一次在夜晚的校道上走
    东区这条校道,不知道走过几千次
    走过东湖,走过东12
    这么多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
    还有这么多还没有去熟悉的地方
    还没有拍中大的老树和红楼,还没有在东湖留影
    还没有在图书馆上网睡觉,还没有再回文科楼自习
    以前总是最后一个离开,这次,注定要带着遗憾离开
    不会再像本科那样疯狂聚会,通宵唱k,灌水流泪
    可是总会依依不舍
    虽然不舍,也不能不离开
    走过东湖的时候,恍惚又看到当年的光景
    一眨眼3年过去,好像什么都没变
    可是我们都变了许多
    缅怀伤感不会太久,带着微笑和信心去期待明天吧
    //wave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你边只眼见到我有米?

    //thx 中意嘅,系米惊喜都一样咁中意:)
  • 你好有米,好有理想,我会送礼物给你的,虽然不是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