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交:古典与浪漫的传世之作

    2005-05-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219817.html

    贝多芬        《爱格蒙特》序曲
    莫扎特    D大调第四小提琴协奏曲作品218号
    柴可夫斯基  E小调第五交响曲作品64号
    小提琴/指挥: 约瑟夫·希弗斯坦
    演奏:广州交响乐团

          贝多芬的《爱格蒙特》序曲不长,没印象了...莫扎特的D大调第四小提琴协奏曲,音乐家独奏小提琴兼任指挥,1742年的小提琴,音色极好,大段大段的炫技,回转自如。柴五,走神了,我竟然在听柴五时走神了...

         正如在东北突然觉得自己明白了穆木天为什么会弃象征派转作现实主义高歌一样(如果知人论世和地域论正确的话),我突然觉得自己明白了瓦雷里和马拉美所指“纯诗”的意义。如果要找没有教化和道德批评的诗歌,汉赋可以做例子;如果穆木天所指的“纯诗”是反对诗歌大发议论大声感慨的散文化倾向,那“纯诗”是可以实现的也是应该实现的;但如果“纯诗”是追求近乎音乐的幻象,那就可望不可及了。文字有意义,绘画有颜色线条画面,只有音符是无形无意的,完全凭借想象,理解可以更天马行空,诗歌如何做到像音乐一样呢?


    http://musicalspace.cn/homepages/050429/index.html

    古典与浪漫的传世之作
    作者: 嘉嘉
    发布日期: 4/28/2005 5:54:33 PM 已经有 179 位读者阅读过本页
    贝多芬 《爱格蒙特》序曲
      表现了荷兰民族英雄艾格蒙特的崇高形象和斗争精神以及荷兰人民取得胜利的狂欢场面。

    莫扎特 D大调第四小提琴协奏曲
      莫扎特的音乐表达了人生的快乐,在你灵魂深感灼热焦躁的适合,这种音乐永远给你甜美的安慰和清凉。
      莫扎特的小提琴协奏曲是小提琴的辉煌技巧同甜美如歌的音响绝妙的结合。当约瑟夫用他那把1742年的耶稣瓜纳里小提琴演奏莫扎特的小提琴协奏曲时,我们就可以见识到这位老而弥辣的白眉琴王 “一边指挥一边独奏”的独门功夫了。

    柴可夫斯基 E小调第五交响曲
      一个艺术家最大的幸福,就是找到广大艺术珍爱者的心灵的道路,成为广大听众所喜爱的人,就这一点来说,应该把柴可夫斯基称为世界音乐史上最幸福的作曲家之一。柴可夫斯基不为技术而音乐,不为他人的意志而音乐,也不为自己的成败而音乐。他在创作中追求真、善、美,追求发自内心深处的诚挚情感。他的音乐得到了最大多数“听音乐的人”——不论他是专家还是普通听众——的喜欢!
      柴可夫斯基的交响曲之所以能得到最大多数音乐爱好者的喜欢,旋律是他成功的秘密武器,脍炙人口的旋律在他的交响曲中几乎俯拾皆是。对于喜爱旋律的中国听众来说,我们经常会感慨柴可夫斯基为什么有那样优美无比,无穷无尽的旋律乐思。
      《第五交响》创作于柴可夫斯基创作的成熟期,柴可夫斯基把他长达11年的交响乐创作“休眠”的积累所得在这部作品中酣畅淋漓地表达出来,这成为他晚期交响曲创作的杰出典范。作品体现出“与命运斗争”的主题,是音乐会上最受欢迎的乐曲之一,其华丽的旋律、炽热的情感令人回味无穷。

    白眉琴王显风采 桂冠指挥领风骚
    作者: 嘉嘉
    发布日期: 4/28/2005 5:39:21 PM 已经有 182 位读者阅读过本页
    “在美国同代人中,他是才能出众、技术最完美的小提琴家。”
    ——《外国著名音乐表演艺术家辞典》


    “很难想像有人比约瑟夫·希弗斯坦在独奏家、首席和指挥家三个领域具有更丰富的阅历了。”
    ——新英格兰音乐学院院长



      世界著名的小提琴大师和指挥大师约瑟夫·希弗斯坦1932年3月21日出生在美国底特律的一个音乐家庭,与音乐之父巴赫同一天生日。
      1962年,约瑟夫开始担任世界顶尖乐团波士顿交响乐团的首席。作为乐团的灵魂人物,他充分显示出超凡的艺术才华和领导才能,在这个举足轻重的位置上整整工作了22年,被音乐评论家认为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首席之一”。“约瑟夫有一股王者的风范和摄人的气势,他可以控制全场,每个团员都看着他,跟着他,演奏出一样漂亮的声音。独奏的時候,他是那么的耀眼,但跟团员在一起时,又是那么的不事张扬,达到和谐境界。”
      1971年,约瑟夫在担任首席的同时,开始兼任波士顿交响乐团的助理指挥。他还与波士顿交响乐团合作录制了无数张令人爱不释手的唱片杰作,其中为Telarc唱片录制的维瓦尔第的《四季》获得了格莱美奖的提名。
      从波士顿交响乐团离任后,约瑟夫专注于指挥和小提琴独奏两方面。他担任犹他交响乐团音乐总监达15年之久、年近古稀之年荣获至高无上的“桂冠指挥”称号。他还担任美国及世界多个著名团体和艺术节的音乐总监和艺术顾问。他在独奏和指挥生涯中所涉及的曲目极为广泛,相信当今许多艺术家难以望其项背。
      “很难想像有人比约瑟夫·希弗斯坦在独奏家、首席和指挥家三个领域具有更丰富的阅历了。”他既是乐队里的一员、又是乐队的领军人物;他曾坐在乐队里、他也曾站在独奏台上,他还曾站在指挥台上,因此,他对交响乐团的方方面面都了如指掌,无所不知。他不但是一个出色的小提琴家,也是一名杰出的指挥家,他极善于一边指挥一边独奏。在许多音乐会上,观众可以见到他用琴头的晃动、眼神的交流以及身体语言同时指挥乐队和独奏,这无疑是他融合多年指挥和独奏功力的最上乘表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浪漫满屋 2005-05-28

    评论

  • 那个小提琴其实不是非常好,起码不是我听过的最好的。

    更正一下,不是我的观点,是瓦雷里马拉美他们的观点。我的观点是认为他们没事找事……文字就是文字,音乐就是音乐,干嘛要用文字来追求音乐的幻象呢?
  • 听了那么好的小提琴还向我抱怨……呵呵,严格说来,汉赋不算诗歌,也并非没有教化意义,只是形式喧宾夺主了。你的观点正是很多人认为音乐胜于文学的原因(所谓最纯粹的艺术?)。然而音乐有音乐的幻象,诗歌有诗歌的幻象,构成方式并不一样。在我看来,纯诗的幻象之美,不在于诗歌本身是否有意义,甚至也不在于(与音乐相比)想象空间的自由度,而在于文字组合所形成的结构、乐感和色调等等,暗示了莫可名状的幽微境界。这种美感,与绘画、音乐诸艺术相通。作个不确切的比较,如果音乐是以“无”指涉无限,诗歌便是以“有”指涉无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这句请无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