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越王墓博物馆

    2005-05-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197187.html

    博物馆主页http://gznywm.yahtour.com/index.htm

          来了广州6年,竟然没去过这大名鼎鼎的博物馆,说不过去啊。于是在“免费开放日”、一个酷热雷雨的下午花三个多小时细细参观了一下。可是忘了带相机和笔记本……

          首先看了两个展览。一个是杨永德伉俪捐赠陶瓷枕展,很多珍贵的瓷枕,枕上有诗词歌赋花草龙凤,确实风雅。不过我对瓷器兴趣不大,看得草草。当时第一个反应是,美则美矣,可是硬梆梆的,枕着会舒服吗?第二个反应是,瓷器不比书画,更难收藏,这些珍品不知如何能躲过战乱。随后想到捐献了大量希世奇珍的张伯驹伉俪,他们的展馆安在呢?

          第二个是“朱元璋皇子王孙奇珍异宝展”。除了王妃们的金钗和王爷们的带钩玉佩,其他珍品不多,皇子王孙也不过如此嘛。讽刺的是,朱元璋提倡俭朴,他儿子陪葬的净是陶和锡这些不值钱的东西,后辈的陪葬品却不少金饰。虽然我不喜欢金器,那些金钗上的亭台楼阁确实巧夺天工,玉佩么,虽然值钱,可那么大块东西带身上,也够重的。还看到王妃的三寸金莲,灰灰的好丑,旁边有人说“都掉色了”我才恍然大悟,想来慈禧太后鞋库里的那成百上千只美轮美奂的绣花鞋,今日也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了吧?

          然后就是南越王墓的出土文物陈列展览。看文物前先参观墓室,没想到雄踞一方的南越王死后葬身之地那么窄,虽然陪葬品珍品不少,但从空间来看,陪葬品似乎要随地堆积才能放的下,挤得人呼吸的空气都少了,虽然墓主已不再呼吸……

          陪葬品里的珍品,我最稀罕的是那扇屏风,屏风上部的青铜鎏金朱雀和双面兽顶饰,尾部有细孔可插羽毛;下部有鎏金人操蛇托座和盘龙托座,长大的龙嘴还有一只青蛙,最精巧最考究的部分原来不是屏风,而是脚下不起眼的托座呢。虽然跟三星堆的通天神树相差尚远,但也算宝物了。

           还看到这位“文王”炼制的“仙丹”:五色药石,包括紫水晶173.5克、硫磺193.4克、雄黄1130克、褚石219.5克和绿松石287.5克,上有说明文字道,有些成分对人体有害,怀疑墓主是中毒身亡的。“这些药石与古籍记载的“五色药石”成分有所出入,这可能与方士个体差异、炼制方法不同有关。”

          汉代人以为玉能防止尸体腐烂,结果殉葬的玉器、陶器、乐器、厨具留存至今,但“尸体保存状况极差”,墓主和殉人骨骸几乎全然化为黑色灰烬,看上去与殉葬的动物骨骸并无二致。铁剑腐朽得只剩薄片,丝帛缩左一团,血肉之躯岂能幸免。

          大型乐器磬鼓琴瑟,厨房里装水防蚁的吊肉钩,渔网都是有趣的东西。还有好多……想不起来了,5个展厅呢,5元门票真超值。相比之下,20元门票(学生10)的金上京博物馆实在不抵,陈设手段简朴、文物少且粗糙,同是“化外之人”,早了1000年的南蛮还是比女真部落先进文明很多哪!而45元的三星堆博物馆,票价不低,但钱掏得心甘情愿,那么多鬼斧神工的瑰宝,这又比南越王墓早了近1000年,却是已经失落的文明……只能用叹为观止来形容。让我再唠叨一句,到成都一定一定要去三星堆啊!

    年 代:约公元前122年。

    发掘年代:1983年。

          藏于象岗山腹心深处的西汉南越王墓是1983年被发现的。海拔49.71米的象岗山,原是越秀山西边的一座小山岗,明代建城筑路,使它与越秀山分隔成为一座孤峰,“象岗樵歌”是明代羊城八景之一。1983年6月,象岗山在基建施工中被削去了17.7米,露出墓的顶盖石板,经过考察和发掘,证明这就是在地底埋藏了2100多年的第二代南越王墓。

          这是迄今为止,岭南地区发现年代最早、规模最大、陪葬物最丰富的汉初古墓,也是惟一的一座全用石块砌建而成的、首次出现壁画的彩绘石室墓。墓中出土文物多达一千多件(套),有15位殉葬人,尤以铜器和陶器最具南方越族文化的特色,有青铜编钟乐器3套,铜鼎36个,铜镜36面,以及金印3枚(广州市汉代考古至今发现西汉时期金印仅有4枚),出土玉器240多件。它的发现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科学和艺术价值,曾被列为中国五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南越国是西汉初年岭南地区建立的第一个封建诸侯王国。它的疆域大致是秦代岭南三郡的范围,东抵福建西部,北至南岭,西达贵州和云南东部,南濒南海,西南抵越南北部地区。国都为番禺(今广州)。自古以来,古代越族人生活在岭南大地网络版上。公元前203年,秦将赵佗建立了南越国。南越国时期,这一地区第一次得到大规模开发,铁器和农耕得到推广,郡县制度得以实行,社会生产全面发展。

          该墓藏于象岗山腹心深处20余米,据出土的"文帝行玺"金印,可确定墓主为曾僭称"文帝"的南越国第二代王、秦统一岭南的将领赵佗之孙赵眜,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赵眛,史书称赵胡,公元前137——122年(汉武帝建元四年至元狩元年)在位,约16年。赵眛在位期间和称“南越文帝”,死后谥曰南越文王。这一时期,南越国名为汉朝藩属,实则保持独立王国的地位。

          南越王墓为一座“凿山为藏”的石室墓,墓的形制为竖穴与掏洞相结合,整体平面呈"凸"字形。墓室座北朝南,南北长10.68米,东西最宽12.24米,建筑面积约100平方米,选用采自莲花山经水路运来的粗加工的750多块红砂岩筑成,足见其工程浩大。仿前朝后寝格局,墓室分前后两部分,由石门隔开。墓前部为前室、东耳室、西耳室;后部为主棺室、东侧室、西侧室和后藏室,共7室。前室周壁、室顶及二道石门上施有朱、黑两色彩绘卷云纹图案,寓意"魂气升天"。墓中有15个殉人(包括4位夫人和厨师、主管、仆人等),原始社会的人殉遗风尚存。墓内随葬品丰富,品类繁多,出土金银器、铜器、铁器、陶器、玉器、琉璃器、漆木器、竹器等遗物1000余件。其中以“文帝行玺”金印和“丝缕玉衣”最具价值。墓主身着"丝缕玉衣",是国内首见的形制完备的玉衣,而以玉衣入殓,在中原也兴起不久,这说明南越国丧葬文化并不滞后。


    南越王墓之最

    世界最早的彩色套印织物的工具——印花铜板模

      南越王墓中共发现了两件印花铜板模,一大一小,是世界最早的彩色套印织物的工具。大的为主纹板,形如火焰;小的为定位板,呈“人”字形。印花的方法是完全用手工套印,即印花工人手拿凸版像盖印章一样在展开的织物上一行行盖印。板模印花纹样与长沙马王堆出土的两件印花纱相似。它的发现在纺织工业史上有重要的地位。

    中国最早的实用屏风


      南越王墓出土的这件屏风器形硕大,结构奇巧,是我国考古首次发现的最早、最大实用漆木屏风。中间的屏门可以向外开启,两侧可以展开呈90度。屏风上部装饰有青铜鎏金朱雀和双面兽顶饰,上插羽毛;下部有鎏金人操蛇托座,独具岭南特色。屏风上绘有红、黑两色的卷云纹图案,绚丽多彩。在当时制作如此精美的屏风非常不易,由此可见南越王生前生活之奢华。

    最早的龙钮金印——“文帝行玺”金印


      “文帝行玺”金印是迄今全国考古发现的最大、最早的一枚西汉金印,也是唯一的汉代龙钮帝玺,为南越王墓墓主身份的重要物证。金印的印钮为盘曲成“S”形的一条游龙,印面刻有篆书的“文帝行玺”四字。印面尺寸略大于当时的帝玺规格,是南越王僭越称帝的反映。

    最早的丝缕玉衣


      南越王墓出土的这件丝缕玉衣由2291块玉片用丝线穿系和麻布粘贴编缀而成,是我国迄今所见的年代最早的一套形制完备的丝缕玉衣,又是从未见于文献和考古发现的新品种。它比世人熟知的河北中山靖王刘胜的金缕玉衣还要早10年左右,是南越国统治者崇玉观念和厚葬习俗的反映。

    最早一批海外舶来品——银盒、象牙等


      南越王墓中出土的银盒和金花泡在造型、文饰和制造工艺上具有西亚金银器的特点;5支原支象牙为非洲象牙;铜熏炉和乳香来自东南亚。这是岭南地区发现的最早一批舶来品,是两千多年前广州作为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的重要物证。

    中国最早的平板玻璃


      南越王墓中出土的蓝色透明平板玻璃镶嵌在长方形铜框牌饰中,成分以氧化铅和氧化钡为主,铅、钡含量分别高达33%和12%,属于中国铅钡玻璃系统。这是迄今我国考古发现的最早的平板玻璃,对研究中国古代玻璃制造业的发展有重要意义。平板玻璃作为一种装饰品使用,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而同一时期,西罗马帝国已掌握了用吹制法制造各种实用玻璃器皿。

    最完备的海船图案


      在出土的船纹提筒上有四组船纹,船上有扬起的风帆、戴羽冠的武士、裸体的俘虏、满载的战利品以及古代越族部落象征权力的铜鼓等,船的周围以及船底还绘有海龟、海鱼和海鸟,反映的一只大型古越人船队在战争结束后凯旋归来的场景。这是目前考古发现的规模最大、最为完备的海船图形,对“海上丝绸之路”的研究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

    最早的彩绘石室墓——南越王墓


      南越王墓是迄今岭南地区发现的规模最大、保存完好、随葬品最丰富的一座汉墓,也是我国考古发现的最早彩绘石室墓,1996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陵墓深埋在离山顶20余米的山腹深处,墓室座北朝南,按“前朝后寝”的格局建造,内有7室,15个殉葬人,陪葬品达1000多件(套),对了解和研究秦汉时期岭南地区经济、政治、文化的发展以及汉、越民族的融合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西汉最长的一把铁剑


      在墓主身体两侧发现了10把铁剑,其中一把长1.46米,室迄今为止发现的最长的一把西汉铁剑。铁剑上镶嵌有玉剑饰。出土时已严重锈蚀,剑身与剑鞘不能分离。根据墓主的身高判断,这把铁剑应该不是实用器而是象征权力和地位的装饰品,是南越国尚武精神的体现。


    西汉最大的绘画铜镜

      南越王墓中发现了一面直径为41厘米的绘画铜镜,画面为四个贵妇人看两人斗剑的图案,是目前国内考古发现的最大的一面西汉绘画铜镜,其绘画风格与长沙马王堆汉墓的帛画相似,可见南越文化中有着楚文化的深刻烙印。

    zz自南越王墓博物馆主页

    http://gznywm.yahtour.com/index_3.htm


    丝缕玉衣

      丝缕玉衣 中国人崇玉的历史非常悠久。早在七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人们就琢玉为饰。红山、河姆渡、马家滨等文化遗址出土有璜、坠、玉龙等佩饰,良渚文化遗址还出土有璧、琮等仪礼祭祀用玉。后来玉还被广泛使用于典礼、祭祀、装饰、丧葬等活动中。出于对玉无比崇拜的迷信,生前佩玉、死后葬玉的风气愈演愈烈。战国流行的缀玉敛尸葬俗,到西汉时却演变出以玉衣为葬服,认为这样可以防止尸体腐烂。在西汉使用玉衣可能尚无严格的规定,到东汉就发展和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使用玉衣的等级制度。规定身份不同,使用的线缕也有差别,皇帝、皇后可以使用金线缝制的玉衣(即金缕玉衣);诸侯王、第一代列侯、贵人、公主使用银缕玉衣;而大贵人、长公主使用铜缕玉衣。当时僻处南陲的南越国虽然与汉王朝分庭,但在许多方面却刻意模仿汉制,所以南越国贵族死后用玉衣作丧服是不足为奇的了。



    头套面部
      一九八三年在广州象岗南越王墓出土的一套丝缕玉衣,经修整复原,得知玉衣由头套、衣身、两袖筒、两手套、两裤筒和两只鞋所组成,全长173厘米,共用玉片2291片。玉衣外貌如同人体形状一样,其中头套有鼻无耳,由头罩、面罩两部分扣合而成;上衣分前、后两片,为外襟式;左、右袖,呈筒形,上粗下细,体扁而弯,上口朝向内侧开;两手套基本对称,结构如手形,作握拳状;两裤筒互不相连,呈上粗下细的筒形;两只鞋的上口前高后低,以便穿入。整件玉衣的玉片, 其形状和大小,又是根据人体各部位的不同形状而设计的,基本以长方形、方形为主,特殊部位则采用梯形、三角形和多边形等玉片。头罩、

    手套和鞋所用的玉片加工都较细致,厚薄均匀,两面光滑润泽,边角上都有穿空,以便丝线穿坠,里面再用死绢衬贴加固。 这与满城汉墓玉衣相似,只是缕线不同,而身躯部位所用玉片,厚薄不一,无孔,多为废旧或边角料,平排并列 粘帖在麻布衬里上,表面用窄的朱丝带作对角粘帖,组成菱形网格状的地纹,四边再以宽带粘帖成纵横方格,其图案显得非常归整艳丽。同时,各个部位的边缘处都以丝织物缝合包边,宛如一套做工考究、图案新颖、色泽鲜艳的高级服装,令人叹为观止。尤为珍贵的是,它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唯一的一套丝缕玉衣。玉衣用丝缕,尚未见诸文献记载,而这套丝缕玉衣既显示出玉衣发展过程的早期特点,又反映了南越文化的特色。



    手套

    头套顶部

      南越王墓的墓主赵眜,死于元朔末元狩初(约为公元前122年作左右),故这套玉衣的制作时间,比满城汉墓出土的玉衣还早十年左右。它是经科学发掘、整理和修复起来的我国最早的一套完整的玉衣。同时,它的对襟式,是目前国内已出土的十几套金缕、银缕、铜缕玉衣中所独又有的。

    ‘赵眜’玉印 此印为玉质,是墓主人的名章,覆斗钮,印纹为篆体阴刻。

    玉壁 青玉琢成,直径 33.4厘米,两面纹饰均分三区,罕见。

      主办此次活动的广州市政府、市委宣传部、市文化局对这些曾为发现、记录、研究、弘扬早期岭南文化历史做出贡献的功臣颁发了一座复制的南越王墓出土的鼎做为纪念。考古专家白金荣透露了南越王墓发掘时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当年,随着古墓的发掘,在古墓的主室内发现南越王下葬时身穿的玉衣。但据考古队员黄淼章回忆,这件玉衣是由丝带编缀的。经过两千多年的埋葬,这件玉衣出土时,丝带早已腐烂,玉片散开,“一地玉片”。玉衣内外又有许多玉佩和大玉璧,相互叠压着,稍动一片就可能会搞乱整件玉衣,影响复原。所以当时南越王墓考古队就从北京请来了考古专家白荣金。

      本来打算分段来取玉衣,但玉衣内还有南越王的残骸,这个方案因此被否定。后来制定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竹签插取套装法”来整取玉衣:将玉衣四周清干净后,白荣金指挥队员在玉衣上附棉纸,分段打石膏薄层加以固定。然后用削制的长60-70厘米、宽1.5-2厘米、厚0.5厘米的薄竹签,从玉衣的两侧,紧贴墓室地面逐根往里插入,竹签一根根密集插入,两边仅留签头。

      白荣金回忆,竹签插好后,又在竹签下插入薄木板和几块铝合金薄板,玉衣就被整体置于铝板上了。接着,又在外围套上一个大木箱,当中盖上柔软的棉纸,再敷上石膏,于是已经散乱的玉衣就固定在木箱之中。接着“迅速用力将箱体迅速反转过来,揭起薄铝板和小竹签”,就这样,整件玉衣连同玉衣内南越王的残骸在二千年后翻了一个身,乖乖地躺进了考古队员们的木箱内。

    分享到:

    评论

  • sp~近期美术馆没有吸引的展览
  • 哼,我找个周末周日去!
  • 墓室空间小,我去那天人挤人的,通风还好,但进去就是觉得不舒服,有心理压力,呵呵。

    每月的第三个周三,肥bon你冇机会啦
  • 我去过,哈哈,确实值得去的
  • 我也没去过啊,哪天是免费开放日?
  • 我觉得那个墓室真的有点邪气,很多年以前我从那个墓室走出来后头晕目眩了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