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悦然《葵花走失在1890》

    2005-05-1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184801.html

      张悦然,女,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A组一等奖获得者,“新概念作家”最杰出的代表人物之一。1982年出生于山东济南,2001年毕业于山东省实验中学,后考入山东大学英语、法律双学位班,现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攻读理科。其作《陶之陨》、《黑猫不睡》等作品在《萌芽》杂志发表后,在青少年文坛引起巨大反响,并被《新华文摘》等多家报刊转载。2002年被《萌芽》网站评为“最富才情的女作家”。

          一向对所谓新生代作家抱有偏见,看了许戈辉的访谈,张悦然说的几句话,让我有兴趣找她的书来看看。“真正显得那么无助的是内心的滋生的孤独”,“爱跟幸福并没有直接地挂钩,就是好像爱并不能够通向幸福。”“有的时候爱可能开始的时候就会觉得已经开始绝望了,已经没有再抱有那样的幻想,但是可能爱还是会在心里生出来,没有办法,有的时候是。”

         看到的第一篇是短篇《纽扣》,第一段文字就很漂亮:“用来去爱一个人的力气像一颗在热烘烘的口腔里呆太久的水果糖一样完全融化掉了。而那些晴空万里的计划仿佛是我儿时的那只秘密逃走的小鸟一样,飞舞在别人的天空里。”再看中篇《葵花走失在1890》,以一棵迷恋凡高的向日葵为第一人称,一个类似美人鱼的献出生命来爱的凄冷故事,看完的感觉是,文字漂亮清澈,想象力很丰富,恰如莫言序言的标题“飞扬的想象与透明的忧伤”,但可回味的不多。张悦然的作品被定义为“成长小说”,我没有丝毫共鸣。看这些比自己年轻的孩子洋洋洒洒地抒写成长的痛苦和孤独,我总在回想我晚熟的少年时代,当然不十分阳光灿烂,但总的来说很单纯,只知道升学、书籍和友谊,爱、痛苦、孤独这些名词我到很晚以后才知道它们的滋味,知道的时候,已经长大了,所以那些“花季雨季”回忆起来其实很短暂很单调,所以那些“残酷青春”的文学和电影我都没有共鸣。在家翻自己高中的日记,只觉得好笑。那么,我宁愿看《此间的少年》,缅怀我的大学时代。

    PS:从第一次看许戈辉做节目就喜欢她了,不艳光四射但让人很舒服的美女,可惜实在花瓶,看《名人面对面》就成了我不断思考为什么《鲁豫有约》会比它好看的过程,也许是因为后者访问的多是有争议人物,可八卦的更多,问的更尖锐。问题是,每个人都应该是有故事的人,即使表面上看来很简单,只是我们有什么好办法让ta愿意说出来,而且说得精彩一点?

    5月8日 名人面对面:张悦然http://www.phoenixtv.com/phoenixtv/76563396983521280/20050509/
    546565.shtml

    新浪在线阅读及评论http://book.sina.com.cn/nzt/kuihua/

    张悦然成名作《陶之陨》http://www.sdshiyan.sd.cn/shiyan/article/article/taozhi.htm

    文艺沙龙:平庸媚俗而无操守 辛辣点评80后
    http://cul.sina.com.cn/s/2005-02-28/112688.html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re许戈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