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北游记 世界尽头的冷酷仙境

    2007-12-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1497668.html

     

      雾凇奇景吉林市郊的小岛曾通屯因为四面环水,是最有可能看到雾凇奇景的地方。骆仪摄
      
     

      被称为中国雪乡的双峰林场。
      被称为中国雪乡的双峰林场。
     
    长白山温泉消融林间雪。
    长白山温泉消融林间雪。
     
    东北农家这是最常见的农家景象。
    东北农家这是最常见的农家景象。

        遥远的东北、纤尘不染的雪国,永远是广东驴子心中难以割舍的梦。为了圆梦,我两次不远万里前往东北。第一次,我尽情享受雪乡的温柔、长白山的壮阔、哈尔滨的风情,也留下太多遗憾。第二次,我如愿以偿地看了吉林雾凇仙境,泡了长白山雪地温泉,穿越了雪乡林海雪原,更发现在这片广阔的黑土地上,在风花雪月的覆盖之下,东北还有更多震撼人心的地方。

        哨所,界碑,铁丝网,那是东北的边境,没有小资情调的诗情画意。春天草长鹰飞鱼肥美的兴凯湖,夏天生意盎然的中俄边贸市场,秋天渔船往来捕捞大马哈鱼的乌苏里江,在冬天都变成了萧瑟的白茫茫一片。这里人烟稀少,连背包客也难见到,雪地上找不到生命的痕迹。走到世界尽头,零下40度的冷酷仙境中,我的旅行变得更纯粹,更简单。

    雾凇岛 犹恐相逢在梦中

        雾凇是冰天雪地里最奇妙的精灵。她出现的条件极其苛刻,必须足够寒冷,却又必须有蒸腾的热气,下雪天没有雾凇,可太阳一升高,她就消散在空气中。吉林(本文吉林均指吉林省吉林市)松花江丰满水库源源不断送出温热的江水,曾通屯是郊区小岛,四面环水,出现雾凇的机率比市区高得多,因此被人们称为雾凇岛。

        两年前寻雾凇不遇,此次仍惴惴不安。家庭旅馆的大姐特意叫我出门看月亮,“一点水汽都没有,明儿早上准有雾凇!”第二天凌晨,大姐将我从温暖的炕上叫醒,看着我吃完一碗烫嘴的饺子,套上她家闺女的毛裤,才放心让我出门去。因为湿气重,雾凇岛的零下20度,比长白山顶的零下40度还要彻骨。但能一睹雾凇芳容,冻成冰棍也甘心。

        我在夜晚到达曾通屯。第一眼看到白天的曾通,就是一个奇异新世界。“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高大的树木自不待言,就连干枯的小草、冰冷的铁栏杆,全都裹上一层晶莹的外衣,美丽得不敢去触碰,只有指尖的僵冷才能让我确认,我还在人间。可江面蒸腾的雾气,戏水的鸿雁,消融中的浮冰,却又给我温暖的错觉。初升朝阳给雾凇染上一层粉红外衣,“日出江花红似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最后的最后,我脑海已没有诗意,唯有一片澄清,如同眼前的世界。最美的地方,在遥望对面小岛的江边。对岸也是一片雾凇林,隔着雾气望过去,若隐若现,欲渡无舟楫,只疑是蓬莱仙境。

        上午9点左右,雾凇在清冷的江风中飘散殆尽,长梦醒来,了无痕迹。

    长白山温泉 繁星闪烁 雪落无痕

        第一次到长白山时,花了300元坐雪地车上山顶。那时还是穷学生,非常心疼,但仍觉得值。随着海拔升高、视野开阔,壮美的景色无以言表。同车有几个韩国人,一路磕睡,半路就下车滑雪去了。当时我想,竟然不去看天池,真是买椟还珠。没想到两年后,我也会做同样的傻事——独自包车二上长白山,只为一个“奢侈”的愿望,泡着温泉赏雪。

        踩着厚厚的积雪小心翼翼地前行,一不小心就在过腰的雪地里深陷。岳桦早已落尽叶子,却枝条遒劲地指向极蓝极清澈的天空。这样的冰天雪地,竟然有一道热泉汩汩奔流,消融冰雪,多么奇妙。

        时值冬末,游人罕至,让我得以独享这无边的美景。赤脚踩在雪上,仿佛能听到雪在脚底滋滋地融化。把身体深深地泡入水中,只露出脸来感受零下30度的凛冽。恶作剧似地抓起池边的积雪,看这纯洁的精灵瞬间在掌中消失。懒洋洋地泡着躺着,把雪擦到脸上肩膀上。抬头,天上繁星闪烁,片片雪花纷飞,还没能落到我身上已被蒸腾的热气融化。摸摸微湿的刘海,呀,都硬梆梆地结冰了,身体却从肌肤直暖入骨髓心底。

        第二天早上再去,竟看到昨夜放在池边的拖鞋结冰了。此时才看清楚,池外雪山扑面而来,参天古木环抱,美得,不舍得闭上眼睛……

    雪乡 徒步穿越林海雪原

        世界太大,欲望太多,生命太短暂,没有多少地方能有故地重游的幸运。被称为中国雪乡的双峰林场,已经为越来越多游人所知。我特意避开春节旺季,在3月初才重临故地。这个我魂牵梦萦的小山村,美丽依然,却再也找不到当年那份纯洁和惊艳。

        进村的路宽了一倍,盖起了新房子,房子里有了卫生间和热水器,手机信号强劲,雪地上残留着游客们杂乱的脚印和烟花棒。我明白这是发展旅游的必经之路,只是在心里悄悄怀念当年那个户外小厕所,屁股很冷,眼睛很爽,有雪花在眼前飞舞……

        过了滑雪的瘾后,我决定离开雪乡,翻山穿越到名不经传的小村东升去。山上除了不知名小动物留下的脚印,就没有人烟,更辨不出方向。向导带着他家的黄狗,凭着经验,一路用脚在雪地里踩出道来。我背着大包,走得气喘吁吁,浑身是汗,耳边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和脚步声。这里有宁谧的美,树木在平滑的雪地筛下影子,因为枯枝太多,颜色单调,不像雪乡般上镜。但用自己的脚走过这座山,这片雪林,我方能暂时脱掉观光客的外衣,体验到东北林区人们原样的生活。

        仅仅一山之隔,小气候不同,同是林场的东升没有雪乡那样的“雪糕”屋顶,没有厚厚的积雪,无甚风景可言。这儿也只有我一个外人。吃着家庭旅馆大姐给我烙的土豆饼,我觉得,有时候旅途上的风景并不重要。

    乌苏 将成历史的“东极”

        大家都知道中国陆地的“北极”漠河,“南极”三亚,但“东极”在哪,估计许多人都答不出来。答案是黑龙江佳木斯市抚远县的乌苏镇,冬天镇上只有一个排的边防驻军,和时大爷、时大娘一户人家。

        时大娘夫妇年轻时来这边打鱼,一住就二十几年。夏天来打鱼的人不少,冬天都走了,儿女也在抚远县城住,就他们两口子不愿意挪窝。他们的家不到10平方,为了防寒,窗口以下都埋在地下。一张炕上小饭桌、两张木凳、一个木柜和一部14寸黑白电视机就是所有家具。电视收不到黑龙江台,俄罗斯的节目倒偶尔能看到,尽是俄语。这一夜,大娘把最暖的炕头和最厚的被子让给我,屋外的狂风把窗口糊的塑料布扯得响了一夜,却无法动撼这温暖的小屋。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就醒了,惦记着看射进祖国的第一缕阳光。谁知一夜换了世界,阴沉沉的天地间风雪漫天,远一点的地方就看不清了,更别说日出!时大娘直笑我“点儿背”(运气差)。哨所是边防禁地,一般人不让进,但大娘家的客人例外。爬上瞭望台,用高倍军用望远镜朝俄方望过去,白茫茫一片。值班的士兵说对面就是黑瞎子岛,天晴时看见岛上金发碧眼的“老毛子”(俄罗斯人)和俄罗斯教堂,我只能凭空想象。

        明年,黑瞎子岛的一半领土将正式回归中国。那时,乌苏的“东极”称号将成为过去,我也再不能夸耀曾到过“东极”,但属于我自己的乌苏记忆,无关界碑与“极点”。

    街津口 赫哲族的肥美鱼生

        乌苏和街津口都在我的行程计划之外,乌苏因极端的荒凉令我难忘,街津口却是个美丽的意外。街津口是在黑龙江边的村庄,与俄罗斯隔河相望,居住着打渔为业的赫哲族。这个民族在东北少数民族中不如满族、朝鲜族般知名,只有《乌苏里船歌》传唱了几句他们的母语。

        下午4点半,是东北的日落时分。远远望见一江雪白如练,一排渔船悠闲地晒着屁股。走过去,只见冰封的江面白雪覆盖,被温和的斜晖染上点粉色,细雪犹如沙子般闪烁着淡淡的光芒。在东北雪景见得多了,但这样的白雪渔船落日,竟有意想不到的美。不舍得离开,在船边静静坐下,看夕阳越来越温柔,想象这里打渔时节的热闹。

        回到旅馆,等待我的是丰盛的鱼生大餐。这个季节虽然河面已结冰,但人们把冰面凿开,依然能天天吃鱼。别以为广东人和日本人才懂得吃鱼生,这里也有,一斤才25元!老板端上来时,我傻眼了,怎么这么大份量啊!这跟炳胜虾生、日本三文鱼、顺德鱼生都不一样,鲜嫩得无以伦比,虽是河鱼,却有着海鱼的肥美。蘸着辣椒酱油吃,虽然我胃口超大,很努力还是只吃下大半,头一次觉得自己暴殄天物。

        街津口的村民早已作汉人着装,但似钟楼般尖尖的小屋顶却是赫哲族独有的建筑风格。他们的手工艺品更是精巧,整套用大块鱼皮缝制的衣服,鱼骨雕刻粘制的风帆和小船,桦树皮编的小钱包……当我在一个私人博物馆里看到这些物品时,既佩服赫哲族人的手艺,更佩服他们的想像力和艺术感。主人说这都是他多方搜集的珍品,已有上百年历史,现在的赫哲族人只会做简单的物品,好些复杂的手艺都失传了。雪乡将越来越火,黑瞎子岛将迎来中国游客,街津口这个边境小村庄,赫哲族的故事还会寂寞地传承多久呢?
     
    行程:
    D1-3 广州-长春(火车)
    D4 长春-吉林曾通屯
    D5 早起赏雾凇,下午出吉林市区看天主教堂、江边落日
    D6 上长白山,夜泡温泉数星星
    D7 再泡温泉赏雪景,游览长白山原始森林
    D8 进雪乡
    D9 滑雪,村里逛逛
    D10 雪乡-东升乡,徒步穿越林海雪原
    D11 东升-哈尔滨-抚远
    D12 “东极”乌苏镇
    D13 乌苏-抚远-街津口,看界河落日
    D14 街津口-同江-哈尔滨
    D15 哈尔滨
    D16-D18 哈尔滨-广州(火车)

    旅行锦囊:
    交通:
    1、吉林汽车站有班车到曾通屯。
    2.、吉林到长白山须经敦化中转。凑足四人的话,长白山包车到雪乡一天就到,省去不少中转麻烦。
    3、街津口与乌苏:哈尔滨坐火车到抚远,班车抚远到同江40元左右,车程3.5小时,同江到街津口10元,车程1小时。抚远到乌苏15元,车程2.5小时。
    住宿:
    除了长白山,东北的家庭旅馆都非常便宜。长白山山上最低要上百,住宿免费泡温泉。雪乡住宿不超过50/人,其余地方为15-20元/人。
    贴心提醒:
    1、 睡东北火炕容易上火,要多喝水防感冒,不妨带上些绿茶泡泡,东北的大麦茶也不错。东北老乡最清楚火炕的火候,不要自己去加柴,小心半夜被烤醒。
    2、 东北的温度虽低,但只要帽子围巾手套齐全,包严实了,广东人去到并不会觉得太冷。在东北当地买的毛鞋便宜又暖和,哈尔滨、长春的大商场都有。

    图/文 by 鲁西西

    2007年12月3日《南方都市报》广州杂志·旅游时代 行&走

        应景之作,寥寥3000字,平均每个点500字,对两次各十多天的东北行来说只是蜻蜓点水。见报稿有少许删改,改得比较和谐了:) 家里电脑坏了,先用南都网上的图,以后再多发几张。我的相册有部分05年东北行照片。

     

    分享到:

    评论

  • 谢谢leona:)
    to风惊雁,阿尔山还是秋天漂亮,雪乡对于没去过的人来说,尤其是没见过大雪的人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 看到这篇文章心里一下暖暖的,因为把我的故乡写的如果诗情画意,应该鼓励一下...
  • 这个是05年的游记今天发,还是最近去了回来呀?
  • 雪乡啊,还没去就这样了,所以更不知道何时会去了。
    这个时节上阿尔山,不知道会不会好?
  • 南都的logo大煞风景
  • 部分文字是近2年前写的,以前的风格比较罗曼蒂克哈
  • 很浮躁的粗略看了一遍,感觉很甜,不知道为啥,呵呵。
  • 强悍啊
  • 除了有少少标题党 其它都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