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4-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140897.html

          外婆、小姨和她3岁的小女儿远道而来,我和哥哥也回家,祖孙三辈热热闹闹的,这本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晚上,把东北和三亚的照片放给外婆看,哥哥拿出地图跟我讨论五一青海之行的路线和细节,妈妈像往常一样催促我们早点洗澡睡觉。

          半夜,突然听到有人痛哭,是妈妈的声音!然后听到爸爸紧张地大叫哥哥过去,又劝妈妈,忍一忍啦,不要吵醒妈妈,妈妈大声说,我忍不住啊,我忍了好久……听到外婆问发生什么事,还有哥哥的声音,小姨的声音……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听到妈妈哭成这样,我很害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妈妈这么伤心。

          鼓起勇气走到妈妈床边,房间没有开灯,黑暗中看见妈妈坐在床上,爸爸给她摇着扇子,哥哥小姨都围在旁边。妈妈断断续续地哭诉,说她睡不着,出了一身汗,说爸爸就知道打呼噜,她中风也不会知道,说我和哥哥就知道看电视,她一个人干活干到累死都没人管,说表弟吵吵闹闹说有蚊子说热,她一会起床给他开门一会起来关门,说开水都喝光了没人煮,她半夜起来煮水,说难得回来一次,明天一个两个都走了,说她憋了一肚子话爸爸不让她说……哥哥哄着说,不去了,我们不去旅游了,有话就说出来,不说没人知道,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劝着。我呆呆站了半晌,去倒了杯水过来,妈妈不喝,看着听着,我还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泪无声地流了满脸。到厨房擦掉眼泪,哥哥过来说要打电话给医院。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妈妈在大喊要打安定,喊着要中风了,手脚都麻了动不了了,赶紧跑进房,妈妈已经躺在床上,爸爸给她揉着胸口,我给她按摩手脚,安慰说没事的,医生马上就过来了。

          未几,我下楼去等救护车。穿着拖鞋短裤站在凌晨的街道上翘首等待,这是我平生第二次觉得救护车开得不能原谅地慢。这时是3:42。带医生上楼,检查,扶上轮椅送医院。医生说血压很高,但目前还不需要打安定,放心了一点。

          送早餐去医院的路上,手捂着温热的包子,强忍着泪水,我跟自己说,要坚强,要负起责任来。回来买菜,做饭,2个电饭煲2个气炉一起开动,8个人,6菜1汤,足以让我手忙脚乱。哥哥又送饭去医院,我洗完碗倒下睡觉,再醒来时妈妈回来了,没有住院,照心电图没事,只是高血压和心脏供血不足。又去买菜,做饭,洗碗,8点就倒下睡觉,连澡都没洗。

          今早起来去买菜,回来妈妈竟然在拖地,我做菜的时候她又不放心,在旁边指指点点,爸爸从广州回来,竟然又跑去买下午的菜,回到家洗把脸就来厨房抢锅铲。又说我不干活说我懒,又不放心我做,昨天的汤和菜不是都说好吃吗?

          爸爸说妈妈的病影响到她的神经,有时候说了什么话她自己都不知道,我们回来她一会又担心没有好菜给我们吃,一会又埋怨干活累着她,她的话不要往心里去。久病床前无孝子,难的不是伺候,而是听而不见、没有怨言。

          wky说我已经比同龄人明白事理,爸爸说我任性,不懂事,不成熟,爸爸是对的,无论我做什么,都不能让爸妈放心,都不能成为家里的顶梁柱,都不能让别人觉得我是个可以信赖可以倚靠的人。第一次从东北回来,妈妈欣慰地说我已经去过那么远的地方,以后都可以放心地让我出去了。没想到我去得越多,她担心得越多,连我坐车回广州都不放心。这次在东北时,曾经打算写封信给妈妈,坦白我这么多次瞒着她出门的事,说我已经去过那么多地方了,这次还是一个人,你看我完全可以照顾自己,你不要再为我担心——现在才知道这是多么荒唐的想法。本以为我跟着哥哥去能让她放心,没想到两个人一起走,只是加倍的担心。每一次从得知我要出门到平安回家,她都睡不好觉,即使告诉她我跟着老师去考察,当地有人招待,留下详细的行程住宿电话,每天打电话报平安,哪天电话找不到我,就想我是不是给抢手机了出什么事了。每一次都仿佛是我跟妈妈斗智斗勇、侦查反侦查,每一次都仿佛是我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妈妈的痛苦上,这次,埋藏的炸弹终于爆炸。

          从小,邻里就知道妈妈养了两个叻仔叻女,拿奖、保送、研究生,哥哥事业有成,我找了份别人眼里的好工作,一家和睦,让人再羡慕不过。可是我知道妈妈最盼望的不是这些,而是我们能常回家看看,帮她干活,陪她聊天去散步。去年寒假,天天陪她去公园打羽毛球,今年寒假,把东北之行一再推迟,在家教表弟英语。可是还不能让她称心满意,我自己也不快乐,因为我们之间缺乏沟通,因为我尝试过,失败了。

          wky说我们都要长大,都要离开父母,而父母也要明白这个道理。ayan说我妈应该培养一点兴趣爱好,才不会要子女24小时陪在身边。小雪说我妈就是操劳命,没事找事忙。大家都知道我出门逛街要早请示晚汇报。我不希望在朋友眼里我的妈妈是这么一种形象,我也希望我跟妈妈能像ameng跟她妈一样无话不谈,我也希望妈妈能像ica父母一样放心地让她出门,我也希望妈妈能像ayan父母一样支持我做记者,而不是希望我做份轻闲安定的工作,下班回家带孩子给老公煮饭。其实我只有一个希望,就算什么都不谈,什么都不管,只希望妈妈不要为我担心为我操劳,放宽心,养好自己的身体,我就已经很高兴很高兴了。

          ayan五一后和爸妈上北京玩,sasa最大的愿望就是买间房子给妈妈住,我常常问自己,我到底是不是一个不孝女,我知道我做什么能让爸妈开心,可我做不到。上长春的火车之前,给哥哥狠狠骂了几句:“妈妈打电话来讲了一个小时啊!让他们知道你一个人去他们会疯的,你知不知道?!”哥哥从来没有这样凶过我。躺在晃荡的上铺,头痛、喉咙痛、腹痛交错袭来,我开始明白,一个人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除了自己还要考虑别人的感受,万一出什么事,伤害最大的是家人。所以考虑再三,放弃跟wky自驾去西藏。所谓责任,其实是身不由己,不得不为,无法逃避。家的宝盖头,是遮风挡雨的庇护所,对我来说却是沉重的负担,爱的负担。

          妈妈回家,又回复到往常的样子,仿佛昨晚只是一场噩梦。而这个梦的后果,就是取消青海之行,即使是赔上往返双程四张机票,也不能冒这个险。何况我感冒了,似乎还有低烧。关于青海,我和哥哥一句话也没有说,我不知道他作何感想,我很难过,自责又不能没有埋怨。也许是我想太多,也许我跟妈妈的性格压根就一样,只是我们忧虑的事情不同。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爱着对方,都希望对方快乐,却过得这么累?看《情人结》就记得一句话,“我没想到我给爸爸带来的伤害这么深”,昨晚,站在妈妈床前,我没想到在我看来微不足道的事情会让妈妈哭成这样,是我太粗心太任性吗?是我这学期玩得太多吗?以后,我该怎么办?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thx...恐慌,所以怀疑自己,希望自己足够镇定和坚强....我以为爱就是要坦诚相对没有隐瞒...希望你家人安好
  • 你的妈妈保重啊,去青海以后还有机会,据闻青海湖的夏天才最美……有些事情跟出门人独立能力什么的全然无干,纯粹是一向亲近的人忽然到了自己无法把握的地方,不由地失衡恐慌啊……

    唔,港产片教会我两句话。一句已被所有听过我说教的人厌弃了,另一句没说过。那日家里老人入院,去探病后又想起来。张国荣说:“爱眯就系呃呃tumtum。”
  • cftl咯亲爱的。我有个同学男朋友的妈妈,会经常像小女生一样撒娇赌气离家出走的,而且还关了手机,每次家里人都要满大街的找她。
  • 这里的留言框太小,回复不方便,总看不清自己说过什么。

    相信每去一个地方都有缘份,青海这次去不成是很可惜,或者你想,你们的缘份还没到。。。
  • 我们俩有相似的妈妈,所以你说的许多我都有同感,也都明白。



    关于儿行千里母担忧,我暂时找到的解决方法是带上妈妈一起走。当然这样玩起来没有自己去的“痛快”,地点也有限制,可是很久以前一起出游的小事,她能一直津津乐道到今天,在电视上看到当地的风景,就会兴奋的叫我来看,还说我们当时如何如何。看着她高兴的样子,我会很愿意下一次再跟她一起旅行。

    地点上当然不能选太偏太脏的,暑假跟她去九寨,景色漂亮,可一路高原反应也很辛苦。且我妈有洁癖,外出时虽然不说,也知道她是不惯的。我想,丽江是可以跟她一起去的,西藏再看吧,现在先去一些舒服的地方,像华东或者一些短途就很好。
  • 另对青海行程的取消深表遗憾与同情。
  • 看完,严重同感...出行的次数越多,只会越令父母担心,我也搞不懂为什么会这样,他们很没有安全感,或许承受亲人这种不断的离开是件很难受的事情,送别的人的悲伤永远比离开那人来得更深更重,牵挂的滋味不好受啊。可是应该为照顾亲人的感受牺牲自己的追求或者说爱好么?我到底是否不孝,我是否玩得太多是否太多贪玩,这两个问题我也问自己,我永远做不到牺牲自己成全父母,所以我是不孝的,可我知道他们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为什么对最重要的人也不肯付出,结论只有我是个极度自私的人,汗颜,但是改不了,因为按这样的逻辑,不自私就等同于放弃自我,于是我只能选择自私,带着民悔咎与对自己的痛恨。。。而贪玩。。。不知道这个问题该怎样解决,贪玩有什么错吗?似乎没有。可是贪玩的代价是没有长进。是因为选择,不是因为对错。既然选择不主流的价值观,就只好承担相应的后果,唯一剩下的问题是,但愿我能为自己的人生负起责任。有感而发,呵呵,借了鲁西西的田地。
  • 你已经做得很好啦,我好像总是对爸妈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唉,要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