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开的日记,隐秘的blog

    2005-04-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126068.html

          四年半前,开始上argo,argo和在argo认识的人改变了我的生活,改变了我。如果没有逸仙,也许我的世界不会这么宽广丰富。到今年的5月8日,在puke开版就满3周年了,argo是个热闹的party,puke却是我的家,关起门来可以大喊大叫骂人哭泣的地方。我可以几个月不上argo,离开puke的两个月却是我最黑暗的日子。

          去年的4月14日,开始有了一个blog,我在网上的第三个窝。开始的时候很犹豫,因为我不会离开puke,blog拿来干嘛好呢?不过很快地喜欢上这种写日记的方式。后来,又开了一个blog,告诉大家地址,把大家的blog加入友情链接,换自定义界面,换图片,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知不觉就有了138篇文章,9763次访问量。而开始的那个blog,写了一个月就停了,连自己都忘了它的存在。

    什么是Blog?
    如果只有一个人看,那就是日记;如果有几十个人看,那是和朋友分享;如果有几百个人看,那就是一种影响力;如果有几千个人看,那就是一个媒体

          blogbus如此定义blog。我写blog,我的朋友写blog,我们通过blog来记录生活,了解朋友,窥探他人。作为日记的blog是为自己而写(那些要把自己的日记拿去卖的除外),作为媒体的blog是为读者而写,既要有自己的立场,更要想方设法吸引眼球,不能随心所欲口无遮拦。介于两者之间的我的blog,选择记下可以公开的,忘掉不想公开的。

          从小学一年级到大一几乎没断过写日记周记,从“今天,小花生又长了一片叶子”到每天的主角都是“他”。大二以后没有再写,也许是因为有了网络,也许是因为一句话“内向的人不应该写日记,这会让ta变得更自闭”。相信自己的记忆力,我会记得所有往事,忘记的就意味着对我不再重要,所以我一言不发,一个字也不写。开始的开始,是害怕会想起,最后的最后,是害怕会忘记。以前,我要逼自己写下来,才能去面对和忘记,现在,不写blog的日子,记忆也是空白。我的记忆像高原上的植被,日益衰退沙化。

          以后这里,会少点喃喃自语,尽量约束我泛滥的文字。

          这是我的第一篇blog,留个纪念:

    出门的时候下雨了 - 2004-04-14 20:27 

          第一篇日记,还是跟雨有关啊,可见是流水帐。

          出门的时候才发现天阴沉沉的,暴雨将至,因为赶时间没有上楼拿伞,只能向车站狂奔。运气出奇地好,出门和回来的路上都在下雨,我下车便停了。想起实习的时候,坐车看到路面都是干的,一下车便猫猫狗狗都下来了,每次游泳似的,自嘲为贵人。想着,笑了。

          路上看到一个小招牌,写着“天堂伞”。一闪念间,想起某个下雨的傍晚,跟某猪说他手里打的是天堂伞,他说怪不得那么重,原来整个天堂都压下来了。想着,又笑了。那才第二次见面吧,如果他不来找我,说不定我就忘了这个人,世事真奇妙啊。一起吃了晚饭,跟他说着厦门的事,他说我黑了好多,嗯,在唐人佳吃的,然后一起走回来,然后干吗了?哦,想起来了,我去上谢康的信息经济学,他送我到三教就走了。以后,见了很多次面,吃饭,看电影,再以后,呵呵……

          关于天堂伞还有另一个故事,天堂(goodheaven)让我帮他做签名档,我画了雨中伞下的两人,写着:

          有人说,天堂在青藏高原的雪峰上
          有人说,最美的地方是湘西凤凰和浙江杭州
          我说,天堂在你的手里
          最美的地方,在我们撑着伞的雨里

          这样的情景,这样的文字,我是哪来的灵感,什么时候做的?全然不记得了。找回来看,还能煽动自己啊,笑。第二句,是一个外国人说的,中国最美的小城,是湘西凤凰和福建长汀,长汀在哪连某猪也不知道,于是改成goodheaven的家乡杭州了。

          多么遥远的事情啊,奇怪自己竟然还会想起。从前种种不是,现在都能谅解了吗?如果一切都能微笑着想起,倒也不错。“还是情愿痛”?当然不,像现在这样就很好。虽然我们再不是朋友。

    (写着写着又变回忆录了,无奈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