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雾巴寨(2)

    2005-04-1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123070.html

            清晨醒来,大雨滂沱,不用指望看日出了,继续睡去。朦朦胧胧,“邻居”们沸沸扬扬,大呼小叫着,“好靓啊”“仙境啊”。再也睡不着了,爬起来看,不就是山间云雾缭绕嘛,少见多怪。随手拍了几张照,还是huihui煮的咖啡最正。

            吃完早餐开始登顶,没有包袱的负累轻松了许多。穿过要猫腰爬行的岩壁缝隙,要用patpat滑下的泥路,只有一个脚位的山崖边缘,在树林里钻来钻去方向莫辨。最后,就是真正让我胆战心惊的石级天梯。向上是又垂直又狭长望不到尽头的石级,下面是云雾弥漫望不到底的深谷,手脚并用级级攀援。没有绳子保护,亮爷说安全起见大家要拉开距离,可是万一我失足滑下去谁能救我呢? bear哥我脚软啊,bear哥你要跟紧我啊,bear哥如果我掉下去了你要捞着我啊……

            终于登顶,白茫茫一片真干净。亮爷说晴天这里很美,山下风光尽收眼底,于是我发挥想象,当作自己看到了。吃东西稍作休整,撤退,又到了天梯。天哪,怎么可能爬下去,能不能用绳子吊我下去啊,huihui我好害怕啊……硬着头皮,身体贴近岩壁,一步一步退下去,淌水的石级滑溜溜地抓不紧,下一级在哪里看不见,更不敢看,用脚尖去够……爬了几级,天梯越来越陡峭,嘴哥已经下去了,鞭长莫及,我不敢动了。几乎用哭地求亮爷用扁带套着我,才肯继续爬下去。小心翼翼颤颤巍巍如履薄冰,听嘴哥和亮爷的指点移动手脚,听见车车在喊,“西西吾使惊,阿龙都落左来啦,你得嘅!”“全team嘅G point都落左来咯!”

            这对我的鼓励有多大? 也许还不如那条扁带。其实我知道扁带起不了什么作用,亮爷这样拴着我,他自己更危险。其实平心而论,那条天梯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可怕,正如亮爷所言,只要我每步都踩实了就没事——就算摔下去也死不了,那么多树-_-~~|||!可我就是怕自己踩不实,怕自己抓不紧,怕一个不小心滑倒了,怕那不知道有多深的山谷,怕自己害怕……滑雪的时候我害怕,因为没有请教练,可是我还敢滑,因为我看得见整个滑雪场是平滑的,摔也摔不死;爬第二道山门的时候我不害怕,因为有绳子栓着,我知道我不会摔;现在我就是需要一个心理上的保证,告诉我不要怕,告诉我最坏的情况不过是滑倒,确定会有人拉着,你不会有危险~>_<~为什么我不能像滑雪一样,自己给自己打气,自己给自己保证,为什么我要等别人来给我鼓励,靠一条扁带来给我安全感? 我不知道……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叫你的线人带你来玩啦:P
  • 好像无比刺激嘛,嘻嘻^_^
  • 下次,下次
  • 爬山啊爬山啊爬山啊~~~好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