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雾巴寨(1)

    2005-04-1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122405.html

    照片见zsutravelzsushell的相册

    2005.4.9

        我喜欢看海,喜欢走路,可是不喜欢爬山,因为兜兜转转、步步爬升,过程很枯燥。除非山顶有绝佳的风景,除非一路上景色都很好,视野很开阔,否则我没有动力去爬山,同时对自己的体力抱有严重怀疑。可是我去了爬巴寨,雨天,泥泞,路滑,负重,路上几乎没有风景,扎营地风景尚可,看不到日出,山顶又是一片迷雾。可是我一点都不懊恼,一点都不后悔。

          在青山绿水农田间走过长长一段很有脚感的泥巴路,穿过柚子林,开始上山。这只是继雪乡翻山后我的第二次负重徒步,包袱轻了,时间短了,爬这山路却比穿越那林海雪原还累。累的时候我就会问人,走了多少,还有多久才到。出长坪时大伍一段一段路地跟我说,还有五分钟就到两河口了,还有六分钟就到有牦牛奶喝的地方了,而且时间估算准确无误,真难为他。这次上山一路被下山的人骗,在山脚被告知走一个小时就到,却走了两个小时还没到,在山腰被告知二十分钟就到,却走了将近三个二十分钟。不过还好,不算非常累。累我不怕,累可以挺过去,怎么辛苦都可以挺过去,最怕的,是未知和恐惧。

          穿过一线天,就到了许多人津津乐道极力渲染其危险的第二道山门。几乎垂直的十多米高绝壁上,凿出一条裂缝,在裂缝两侧凿出小方孔,再放进木条供攀爬。来巴寨前看照片便已脚软,现在亲眼目睹,木条只剩下几根,晃晃悠悠地似乎很不结实,汗湿的衣服给风一吹,全身发冷……

          亮爷和bear哥先上去,把绳子一头系在石头上,另一头放下来做保护,打一个结轻轻套着爬的人,爬一步收一点绳子,虽然不能借力,起码保证失足不会滚下山。轮到我了,在岩壁上找可以踩稳的方孔,方孔里原来还有小小的凹槽可以抓手,慢慢地爬,过了裂缝最窄的地方,一抬头,烧哥已经近在眼前,一伸手把我拉了上去。原来这么容易爬的啊?!

          扎营做饭,米饭焗腊肠腊鸭,鱼罐头,榨菜,还有咖啡,比我想象的腐败得多啊~~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山下灯火点点,是村里的人家。有人烟的地方那么宁静,深山中的土匪窝却这么热闹。就为了眼前那一片宁静而温暖的灯火,和身后这些热闹而可爱的teamates,怎么“跋山涉泥”我也愿意。大家都累了,预谋的truth or dare没有玩,9点就入帐睡觉。旁边一班广州驴子闹哄哄的,羽绒睡袋很热,睡不着,给ica发短信说很好玩,期待第二天的缓降。心里想着,缓降下来去要爬上来再玩一次,不过,没有绳子你敢不敢爬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看成雨雾巴黎:p虽然听你说过一遍,看时还是很有意思呀。:)
  • kiss,你最乖
  • 好玩!加油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