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元香港(4)清明上河图

    2007-11-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0922964.html

    科技时代_故宫国宝《清明上河图》的真假之辩(图)

    《清明上河图》 局部 (图片引自云台网

        香港艺术馆的主菜还是中西合璧,看完大英博物馆藏珍展,我发现二楼的“收藏与承传——虚白斋藏明清书画选”竟是又一个宝库。首先我在这里发现了摹本《清明上河图》!

        「国之重宝─故宫博物院藏晋唐宋元书画展」已于8月11日完满结束,期间展出不同版本的《清明上河图卷》,包括北宋张择端(活跃于约十二世纪)、明代仇英(约1494 — 约1552)款及近人吴灏(1930年生)的精摹本均深受观众欢迎。本馆现征得收藏家的同意,续于虚白斋藏中国书画馆展出吴灏之摹本《清明上河图卷》,展期至12月5日。

        不要因为摹本就不以为然。当然我没有眼力判断,只是看介绍说,《清明上河图》历代摹本极多,以仇英版最为著名。但仇英版根据明代建筑风物加入了自己的创作,吴灏版则忠于原著,在画界很受赞赏。《清明上河图》只在历史书见过局部,第一次看到全画,惊叹!从卷首到(残)卷末一点点细看,竟像读了一本大书,好多人物故事相继登场,目不暇接……坐下来读虚白斋主人刘作筹先生写的鉴赏,发现还有好多精妙没留意到,于是再细看一遍,树木,店家,桥头与河边的人们。还觉得不够,站远一点,看全画的布局,疏密布置,几处高潮,真是绝了!

        也许旁人很难理解我当时的心情,我之所以激动,不光是因为见到名作,更因为自己原来并非全然不懂。在诸多艺术门类里,我对国画懂得最少。西方绘画因为看画册略多一些,还知道几个名家名作。也曾看过一些国画画册,看不下去,每次在广东美术馆看到国画,便立即脑袋短路。艺术都是相通的,我好歹在古诗文中浸淫过几年,竟然看不懂国画,总是很惭愧。这一次,看完《清明上河图》,再耐心地一幅一幅作品看过去,根据后人题跋去欣赏,竟似开了窍。小到笔墨用色,大到布局谋篇,再到作品意境,作者胸中气势,不看名作真迹,光凭一些印刷品,我这等粗人又怎能领略到国画的精妙呢?至于书法,虽说从小学到大学有断续地练毛笔字,但鉴赏力依然低下。这次看诸名家的行书,也懂了一点,可草书还是不懂啊:(

        虚白斋主人主人真是了不起,这次展出的有乾隆真迹、御苑藏珍,明清的唐寅、朱耷、董其昌、仇英、沈周、石涛、郑板桥、徐渭等等名家书画,每一幅都是瑰宝啊!原以为这是常设展览,到艺术馆主页一看才发现,这只是刘先生收藏的小部分,展品根据专题定期更换。肃然起敬!

        虚白斋也仅是香港艺术馆的一小部分,香港艺术馆所藏的中国文物和书画,不知广州哪个博物馆能望其项背?待我看过省博物馆和广州博物馆再作结论。

    虚白斋藏中国书画简介

    香港城市大学中国文化中心「艺术文化赏析」课程之虚白斋专题展览内容

     

        以下为自言自语,请忽略。

        回想在学校的近20年,虽然从小学音乐绘画书法,却没一样能坚持下去,也远远未摸到艺术的门槛。高中时险些去学了二胡。还记得我对一个好友说,我学音乐顶多是匠人,成不了大师。那时候何其功利。如果真是喜欢,就算连匠人也不是,荒腔走板地自娱自乐,即使三分钟热度,也是一桩乐事。

        对西方绘画的兴趣始自2003年的一次艺术讲座。美国某大学艺术学院的教授来中大开了八节专题讲座,讲从文艺复兴到当代的西方绘画,放幻灯片,讲英语,但竟听得比从小学到高中任何一节美术课还要明白。

        在大学时还做过很多“无用功”,学过吉他,玩过古筝,唱过京剧,日以继夜地看电影,刨画册,建筑史,什么都想知道一点,什么都浅尝辄止。“生命就是用来浪费在美好的东西上的”,不曾后悔做了“无用功”,只后悔没有更好利用学校的丰富资源和读书的美好时光。工作后,这些爱好全都丢掉了。   

        这次来香港,看佛朗明哥,好想去学跳舞,看虚白斋展品,又想重拾书法,甚至想学国画,看大英博物馆藏珍呢,要读全球通史、伊斯兰世界史、古埃及古中东历史……想做的太多太多了!但回来以后,什么都没做。真的是那么忙吗?算一算,假如我能活到78岁,现在已经过了1/3,又有1/3的时间在睡觉,余下的生命,有多少日子在为钱活着,忙着挣钱,忙着算计,掂量着花钱?

     

    分享到:

    评论

  • 过奖了……
  • 偶然闯进你的blog 发现它像一个大百科书,你不这么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