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都会为喜爱的事付出很多,甚至生命,值不值得只有自己衡量了。不过那天在报纸上看到这样一篇东西,作者有个女的朋友,孤身一人走了很多地方,还穿越了很长的沙漠地带、无人区,大家都很佩服她。但是后来作者得知,这位探险家独自上路的时候,家里有生病的丈夫孩子,还有许多烦杂的事情。作者猜测这位朋友开始只是想逃避一下沉重的生活,出去透透气,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撇下了重担上路去。作者说,穿越无人地带不是最难的,穿越你不得不穿越的人群更难。
  •     上午上吴承学的课,却在看源氏物语,津津有味似的。下午回去接本月的工作,椅子都没坐热就走人,进屈尘氏逛了半天,仿佛今天大老远过去就为了逛屈尘氏。15周年庆,好多特价,好多东西都比我买的时候便宜了1/3到一半,当时已经是特价了,ft。好多东西想买,巧克力,磨砂膏,小风筒,每样拿起又放下,已经有的不能买,不必要的不能买~~我忍我忍!!!。正庆幸自己能全身而退,瞥见一罐麦芽糖,童年至爱啊,马上买
  • 叹为观止

    2004-04-08
    两个星期以来我用了这个词三次:梯田、鸿记、魔戒三
    再无任何言语可以形容
    什么叫朝闻道,夕死可矣
    生命怎么可以有这么多的幸福,来得这么快,我几乎承受不起         
  • 指挥:伊凡·迪尔·布拉多 (古)
    主要曲目:舒伯特 D大调第三交响曲, 作品200号
              马 勒 升C小调第五交响曲



        在星海只听过一次音乐会,似乎是威尔第。听过一次帕尔曼的彩排,今天是第二次,心怯怯。